详情

DETAILS

1第一章少年

浏览量
  第一章   少年汗水滴落运河
  秋风起,秋风凉,
  秋风吹来叶枯黄。
  单薄少年河边站,
  双眸含愁闪泪光。
  要问少年哪一个,
  于?#21494;?#23376;叫六狼。
  ——题记
  1 六狼,你为什么哭泣
  时光如书,哗啦啦翻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。
  沧州,一条运河劈开两岸。
  岸边民房簇拥,烟火气息弥漫。民房的墙体上,刷着醒目的标语,“自力更生?#20445;?#33392;苦奋斗?#20445;?#19968;定要解放台湾?#34180;?#32418;色的大字传达着那个年代特有的气息。
  几个十来岁?#21738;?#23401;,?#21271;?#30528;小书包,手里拿着小棍子,一路喊着“小孩小孩快跑,跑到前头吃饽饽……”沿运河东堤由北向南呼啸而来。
  为首?#21738;?#23401;,瘦薄的身子,亮晶晶的眼睛,穿着打补丁的粗布裤褂,底下露着半截脚脖子,戴着鲜艳的红领巾。
  夕阳半隐在民房后,远远望去,像一枚鸡蛋黄儿卧在面片儿?#35272;鎩?/div>
  男孩站住脚,迎着稀薄的日色,望着运河里停?#21561;?#33337;只,两眼放着兴奋的光。
  船上有玩耍的孩子,洗菜的妇人,也有飘扬的定风旗和粗声大气的吆喝声——他们商量好,今儿个得找个大船去玩玩。
  男孩叫六狼,这时候,只有学校里的几个?#40092;?#21898;他于贵庭。
  一条大汽船停泊在岸边,七八个壮汉上上下下,从船上往岸上扛东西。
  壮汉们弓着背,弯着腰,露着胳膊,把麻包扛在肩上,走过颤颤的舢板,把麻包咚的一声,放到岸上,然后迈着腾腾的步子?#21482;?#21040;船上……
  看着看着,六狼的眼忽然愣住了。
  就在壮汉们直起身子的时候,他看见了妈妈的身影。
  妈妈穿着灰布大褂,挽着袖子,在她抬起身擦汗水的时候,她把半短的头发抿到耳后,露出了她疲惫的脸。
  她半弯下腰,一个男人把麻包放到她的肩上。她?#20219;?#27493;子,一只手拽着麻包,一只手托着后腰,小心翼翼地走过颤悠悠的舢板。
  她的腰比别人弯得厉害,?#28304;?#34987;麻包?#27815;?#26102;,根本就看?#24576;?#26159;个女子。等放下麻包,直起身的时刻,她用拳在腰上狠狠地砸几下……
  离得太近?#32781;?#30830;认是妈妈无疑。
  六狼呆住了。
  六狼的双脚被钉在了地上。
  他从来不知道,妈妈在运河上扛麻包——跟那些男人一样,弯着腰,弓着背,一步一步,从岸上走到船上,又从船上走到岸上——这曾是他和同学们眼里的一道风景。
  他扔下棍子,掉?#25918;?#19979;河坡,向家的方向跑去。
  六狼,六狼,小伙伴们在后边喊,他什么也听不见了。
  ?#25377;?#28165;为什么哭,就是泪水止不住。
  一边哭,一边跑,这一路,他脑子像过电影一样想起了许多事。
  他想起了那年,妈妈腰疼?#26522;?#19981;?#32781;?#22312;炕上躺着,翻个身都困?#36873;?#21516;龄的孩子都去上学?#32781;?#20182;?#31895;?#33021;在家看护着妈妈……有一次,他想给妈妈做点?#36152;?#30340;,找了半天只有一点棒子面。他放上水,却怎么也捏?#24576;?#31389;头,只得把面盆端到妈妈跟前,让妈妈在炕上捏好,他再放到锅里……
  他想起了那年,家里多了个小弟弟,没奶水吃,小弟弟饿得天天哭,妈妈的眼泪成串地流。家里人商量着,让邻居王奶奶帮着送人,他听见王奶奶说,孩子妈这么病病歪歪着,孩子要送了人,她也活?#24576;闪耍?#36824;是把孩子留着吧,要死要活娘俩在一块……
  他想起那年,妈妈倚在炕上,黑白?#23578;?#24213;,昏暗的?#27827;?#28783;下,妈妈怎么也?#20063;?#19978;针。他问,妈,你的眼怎么啦?妈妈摸摸他的头,说,妈妈?#26377;?#27809;有了爹娘,?#26377;?#23601;哭,眼都快哭瞎了……
  他听邻?#29992;墙玻?#22920;妈?#36824;?#20316;,经常去拾?#27721;耍?#25441;菜叶,还给人做保姆……那时候,大人的话他什么都不明?#20303;?/div>
  现在,他忽然明白?#32781;?#20182;的妈妈跟别人的妈妈不一样,他的妈妈在运河上扛麻包,那是只有男人才干的活儿……
  六狼轰一下子长大了。
  2 单薄少年,汗水滴落运河
  六狼的父亲叫于殿清,妈妈叫娄芝惠。
  他们的老家在?#30606;?#23663;。于殿清学会理发手艺后,离开村子到沧镇(沧州市前身)谋生,全家也跟着搬了过来。
  那叫漂在沧州。
  老家地无一垄,沧州房无一间。
  多年来他们一直是租房,所以居无定所。
  六狼上头有一个姐姐。于家在村里是小户人家,村里有姓任的,老年人迷信,怕任(人)吃于(鱼),给孩子们起名要来个凶猛点的,于是,家族?#21738;?#19969;从狼排起,大狼、二狼……排到于殿清的大儿子,是老六,就叫六狼。
  六狼长到?#21496;?#23681;,像所有男孩子一样,一天不打上房揭瓦。
  爸爸脾气躁,他在家像只避猫鼠,学校里就是他疯的地方。
  他跟小伙伴们凑到一块,爬城墙,上鼓楼,扔?#35272;?#25171;水仗,所到之处妖风四起。
  每逢一下课,也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根棍子,拎着一下子就蹿到墙头上。身后跟着一群小屁孩,呼啦啦从东跑到西,?#21561;美鲜?#20204;心惊眼跳。
  女同学跳绳,他和伙伴们挤在一块吹口哨,跺脚,拍手,有时还在绳子底下钻来跑去,女孩子常红着眼圈去跟?#40092;?#21578;状。
  那时的沧州,还是“一条街一座楼,一个警察一个猴”的境况,可是六狼的童年依然有无数的玩乐处。
  放了学,他们到河滩上去捉鱼,挖小龟,要么就到货船上,和船上的孩子打打闹闹,经常是滚得一身土,?#21561;?#20004;脚泥……
  六狼上学晚,比同班的学生大,身量也高些,他?#38378;?#36825;帮熊孩子的头,?#40092;?#20063;头疼这个捣蛋鬼。
  ?#40092;?#35201;?#29240;巍?#20182;,就让他当了班长。
  运河上的一幕,像钉子一样钉在他?#21738;?#22771;里。
  无忧无虑的童年就此结束。
  六狼忽然就懂事了。
  放了学,他再也不到运河岸上看纤夫?#32781;?#20877;也不到林子里打弹弓?#32781;?#20877;也不到苇坑边捉麻楞(蜻蜓)了……
  他要么看着弟弟,等着爸爸妈妈回来,要么跟奶奶搓麻绳,要么挑起水桶,挺起单薄的身子,到运河边去挑水。
  运河边,从此多了一个挑水的少年。
  运河两岸的人家,日子稍好点的,就买水喝。那时候,有专门?#26263;?#20937;筲”的卖水工,推着小推车,在街巷里转悠。买一缸水,?#27809;?#20004;毛钱。六狼知道日子艰难?#32781;?#33293;不?#27809;?#38065;,就自己到运河边去挑水。
  河边有水凳,一头在水里,一头在岸上。大人们站在凳子上,一边舀一下就灌满了两个桶。他个?#26377;。?#21170;又小,不敢站在凳子上像大人一样摆桶,只能蹲下身,舀半桶水提上岸……
  鞋子常是湿的,走路一滑一滑。
  脸上常是湿的,汗水滴滴流淌。
  肩膀常是肿的,新茧痕摞着旧茧痕。
  滚滚流动的运河水,含着泥?#24120;?#20063;含着一个少年一溜歪斜的童年。
  3,卖冰棍,打苇草,小小少年早当家
  夏天,骄阳能把人晒化,六狼提着一个小箱子,?#21561;叫?#21326;路。
  这里有个冰窖胡同,可以批发冰块。一角钱,能买脸盆那么大一块。
  回到家,他把冰块凿成巴掌大的冰块,用棉被捂上,然后沿街去卖。
  “冰棍,五分钱。”那年月,一个孩子用五分钱买个冰块,能美美地啜上小半天。
  热汗在六狼的脸上淌,小褂子早就湿透?#32781;?#22068;唇是干的,可舍不?#36152;?#19978;一块。
  毒太阳能把人晒化,?#34917;?#19981;上歇凉,冰块一化?#22242;?#20102;。
  大槐树底下,有四五个玩耍的孩子。?#21561;?#20845;狼过来,孩子们围过来,欢喜地嚷,卖冰棍的来?#32781;?#21334;冰棍的来了。
  六狼说,?#19968;?#26377;五根冰棍,不卖?#32781;?#20170;天送给大家吃。
  小伙伴们一阵欢呼,从六狼手里接过冰棍,细细地舔起来。
  一个小男孩牵着爷爷的衣角过来,眼馋地望着?#21592;?#26834;的孩子,嘴里说,爷爷,爷爷,我要?#21592;?/div>
  爷爷无奈地哄着,?#24576;裕?#21681;没钱,不能买。
  六狼掀开棉被,?#36152;?#26368;后一根冰棍,递给小男孩。说,送给你,吃吧,不要钱。这是我留给弟弟的。
  孩子,冰棍白?#20572;?#20320;不赔了吗?
  六狼一笑,爷爷,赔不?#32781;?#25105;的本卖上来?#32781;?#25105;这剩下的几根,卖不了也都化?#32781;?#36824;不如送给人吃……
  六狼提着箱子回家去,他好得意,他卖冰棍,总是会比别人卖得快点。
  他身边围着?#21738;?#32676;孩子,都是他忠实的小主顾。
  秋风凉?#32781;?#20845;狼就到大坑里去打苇草。
  运河西边,荒草漫地,水?#33080;?#29255;。
  丰沛的水塘,养着茂盛的苇草。
  深秋,苇草的头发白?#32781;?#21494;子枯?#32781;?#20182;小半天,能割上一大捆。
  一眼望不到边的坑塘,密?#20979;?#30340;苇草,寂无人声的水洼。
  这个世界?#22856;?#24471;好像只有他一个人。
  弯腰,?#25317;叮?#20960;只白头鸟扑腾腾飞走了。
  累?#32781;?#23601;在岸边躺会儿。
  苇丛里有乱飞?#21738;瘢?#33609;棵里有乱蹦的虫。
  清亮的水里漂满败叶子,?#21862;?#30340;水草,像水鬼的长发,不,更像飘?#21561;能?#39321;叶子。
  太阳呢,太阳呢,一会儿像一张白面饼,一会儿像运河人家卖的发面火烧。
  看着看着,嘴角流出口水来了。
  一只蚂蚱蹦到他身边,他一下子捏住,拿一根草穿住。
  蚂蚱也是肉!
  天后半晌?#32781;?#20845;狼把苇草捆成个,背到肩上。
  真沉呀。
  苇草压在背上,几乎把他的小身子都挡起来了。
  他的小?#28304;?#22859;力地扬起,双腿使劲向前迈。他这样背着,要走上五六里路。实在太累?#32781;?#23601;找个大树靠一靠。不能歇,一歇好像就走不到家了……
  天?#24403;?#23601;变。
  乌云也不知从哪里滚出?#21561;模?#19968;下子就罩在头顶。
  风呼呼地吹起来,要不是苇草沉,就能把他卷到半天空去。
  雨点子啪嗒啪嗒就打下来了。
  望望四野,哪有避雨的地方,有个大麦场,空地上放着一?#20061;?#36710;,他蹲到牛车底下……
  雨终于停?#32781;?#20182;背起苇草,一脚泥一脚水地向家的方向走。
  刚走到运河边,就听到有人大声喊,六狼,还不快回家去,你大弟弟?#20063;?#30528;了……
  他八岁的大弟弟淹死在运河边的水坑里。
  4, 省下纸浆窝头给奶奶
  更困难的日子还在后头。
  大跃进,跑步进入共产主义,大炼钢铁,三年超英,五年赶美……整个中国处在跑步前进的亢奋中,整个中国?#27850;?#22312;天灾人祸的饥荒里。
  这些事,六狼还什么都不懂。
  他知道的,就是大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心里的饿劲儿越来越难熬。
  ?#36164;?#34903;?#38378;?#20102;公共?#31243;茫?#23478;家的铁锅都拿去大炼钢铁,人们都到?#31243;贸?#22823;锅饭。
  家里,没饭吃了。
  中午,放学回?#21561;?#20845;狼饥肠辘辘,随着大人走进了公共?#31243;謾?/div>
  一个孩子,走到哪里都觉得新鲜。
  ?#31243;?#26159;一间大屋子,?#27010;?#26087;桌凳上,人们或蹲或坐。
  迎面墙上,贴着毛主席巨幅照片,“吃水不忘挖井人,翻身不忘共产党”?#21483;?#22823;字格外醒目。
  一张长条大桌子上,摊开着一张报纸,上面通版大红,一个玉米棒?#25317;?#21040;顶竖在版面上,红红的大标题写着《玉米卫星飞上天》……
  屋里显眼的地方,摆着一口大锅,里面飘着干菜叶草根,可数的米粒沉在锅底,?#29436;?#24471;能照得见人影。
  ?#38378;?#26159;纸浆掺米糠做的窝头。
  菜汤苦涩,纸浆窝头割嗓子眼。
  就这样,纸浆窝头也?#36824;?#39281;。
  六狼半大小子,只能分到两个小窝头。
  饱不?#32781;?#23601;多喝汤。
  六狼盛上一碗汤,喝一口,咬一小口窝头,嘴里有咸味涩味,就是没有米?#19969;?/div>
  顾不得难吃?#32781;?#20182;咕咚咕咚喝完一碗,再盛一碗。
  剩下一个纸浆窝头,左?#20174;?#30475;,舍不?#36152;浴?/div>
  喝完了汤,把窝头揣在怀里。
  “六狼,你怎么?#24576;?#31389;头?光喝?#21862;?#39030;事。”住在一个胡同的张爷爷问他。
  “奶奶在床上躺着,我这个窝头省着,回去给奶奶吃。”
  奶奶饿得一丝两气,双腿浮肿,根本下不了炕。
  张爷爷点点头,又摇摇头,嘴里轻轻叹了口气。
  5, 给同学写作业,换来?#35753;?#30340;果?#26102;?/div>
  低指标,瓜菜代,糠菜半年粮,人都黄薄寡瘦,提不起精神。
  饿是什么滋味,饿得眼蓝,饿得心?#29275;?#21069;心贴着后心,见什么吃什么。
  榆树皮早就没?#32781;?#19968;?#27599;?#26543;死的树站在路边,直挺挺地像挺尸。
  没有榆树叶,就撸柳树叶,挖野?#32781;?#25530;萝卜缨子,许多人饿得眼眍着,腿?#22766;?#26834;?#22330;?/div>
  六狼正长个儿,饿,像一百只小虫子在心里抓。
  太饿的时候,他就去?#21483;?#40060;,逮蛤蟆,就在心里想黄继光、董存瑞、小英雄雨来、刘胡兰、红军战士……
  虽然大部分人家生活艰难,但是也有一些家境好些的,温饱之外,还有一些零?#22330;?/div>
  六狼给同学写作业,能换来一点吃的。
  放学?#32781;?#21516;学们都陆?#21483;?#32493;离开?#32781;?#20845;狼坐在桌上,安静地写作业。
  写完了自己的,又拿过同学的来,继续写。
  旁边两个孩子?#25176;?#20505;着。
  写完?#32781;?#20108;胖满意地收起来,从书包里摸出一块果?#26102;?#35828;,这是给你的,吃吧。
  果?#26102;?#20854;实就是花生榨完油后剩下的饼渣,薄薄的,脆脆的,带着香香的花生?#19969;?/div>
  巴掌大的一块果?#26102;?#32454;细地嚼,细细地?#21097;?#30495;香啊。
  ?#21051;歟?#20182;能替两三个孩?#26377;?#20316;业,换来不同的零?#22330;?/div>
  这点点的果?#26102;?#25937;了六狼的命。
  这时候的六狼,学习超棒,说话也有威信。那几个家境好的孩子,不愿学习,作业也懒得写。
  有半年的时间,他就靠这样的方式,挨过饥肠辘辘的日子。
  又一天夕阳斜照,?#28108;?#37324;剩下六狼?#22270;?#20010;同学。几个孩子围坐在他身边,等着他给写作业。
  六狼的脖子上系着红领巾,肩上有三?#26639;埽?#24050;经是班长兼少先队大队长。
  他正了正身子,一本正经地说,从今天开始,我不给你们写作业了。
  为嘛?为嘛呀?几个同学嚷,是嫌给你吃的东西少吗?
  六狼摇头,我不是嫌少,我是想,这么下去,我就把你们害?#32781;?#21681;们应该共同进步才对。以后,你们自己写作业,我给你们辅导,等你们都会?#32781;?#20570;完了作业,我再走。
  几个同学一听高兴?#32781;?#40784;声答应,好,好。
  从那以后,他就负责看着同学写作业,同学照例给他拿点零食作为感谢。
  6,理发店,父亲一脚踹过来
  要过节?#32781;?#20070;铺街向阳理发店里人多的挨挤不开。
  外面寒风冷气,屋里热气蒸腾,老虎灶上几个水壶不时咕?#27905;?#20882;着热气。
  六狼穿梭其间。
  天寒地?#24120;?#27809;有可以挖的野?#32781;?#20063;不能割苇草,六狼就到爸爸的理发店里帮忙。
  小小的六狼负责做水,打水,洗头,扫地,兼给大人们打下手。
  从早?#31185;?#28857;到晚上?#21496;?#28857;钟,理发师们忙,六狼也脚不?#21561;?#22320;忙。
  六狼像个小大人,干活利索,有眼力劲儿,哪里需要递个毛巾,哪里需要拿个推子,人们一喊,六狼立马就到。
  他的奖励,就是?#21051;?#20013;午两个糠菜窝头。
  更重要的是,六狼帮忙,爸爸能轻省些。
  天黑得透?#32781;?#23458;人逐渐散去,只剩店员们在收拾屋子,几?#36947;下?#28783;照得屋子明明?#34507;怠?/div>
  六狼还没走,他拿着?#28798;悖?#19968;下一下扫着地上的头发渣。
  干完这活,他就可以回家了。
  六狼把头发渣收到垃圾篓,直起腰。?#38378;?#19968;天,累坏?#32781;?#20845;狼已经要站不住了。
  他把?#28798;?#25918;好,长舒了一口气。
  这时父亲走过来,抬起脚,一下子踹在他的身上。
  “有你这么干活的吗?你就这么扫地?!你看看那犄角旮旯,还都是碎头发!”
  这一脚踹得又狠又实在,六狼不提防,一下子?#35828;?#22312;地上。
  十多岁的孩子,?#38378;?#19968;天活,又累又饿,没得到表扬,得到的是拳脚。
  六狼没有哭。父亲黑着脸,越哭越挨打。
  他爬起来,看?#21561;?#19978;,桌子角那,凳子腿那,还有很多碎头发渣。
  他重新拿起?#28798;悖?#20174;墙角开始扫起来。
  “干活要认真,不能光干眼面前那一点儿,记住了吗?”
  “记住了。”
  于殿清性格内向,脾气暴躁。六狼是个小?#21496;?#24179;时一看爸爸脸色不好,立马溜?#32781;?#25152;?#28304;有?#27809;挨过打。
  这是六狼第一次挨打,也是他一生唯一的一次挨爸爸的打。
  这一脚?#35851;?#20102;六狼的一生。
  它?#36873;?#35748;真”二字嵌进了六狼的生命里。
  夜,寂静无声。
  大人都?#19978;鋁耍?#20845;狼在过道铺上草苫子,又铺上褥子。
  地是夯实?#21738;?#22320;,上面疙疙瘩瘩。
  没办法,人多,炕上挤不开,他只能睡在一米来宽的过道上。
  ?#19978;攏?#20845;狼才感觉双腿难受得要裂开一样。
  脚不?#21561;馗闪?#19968;天活,连坐都没有坐会儿,十几个小时,一会儿颠一会儿跑,六狼的双?#32427;?#32463;肿得像棒?#22330;?/div>
  他用手一下一下按摩着,揉捏着……稀薄的月色照着他挂着泪滴的脸。(从那以后,他的腿落下了暗?#32781;?#36208;路时间长?#21496;?#32959;?#20572;?/div>
  冬天冰寒,夏天酷热。
  小小少年在地铺上睡去又醒来,他看不见外面的星天。
  要生存,就要?#35270;Α?/div>
  ?#35270;?#36825;草屋里狭窄的空间,?#35270;?#36825;空间里的潮闷、肮脏以及飞动的带着土腥气的?#26223;!?/div>
  多少年后周杰?#23376;?#31934;灵般的声音唱《蜗牛》,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,总有一天我有属于我的天,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,重重的壳裹着轻轻仰望……
  小贵庭在这一米宽的过?#35272;錚?#20063;许还并不懂得仰望,但是生存却成为他背负的重重的壳。
  7,妈,我不上学了
  日子在煎熬中?#21561;?#20102;1963年。
  这一年,六狼十三周岁,小学六年级。他马上就要小学毕业了。
  这一年,也是大灾之年。
  入夏,风雨大作,天上像倒了大锅,雨没日没夜瓢泼而下。
  乌漾乌漾的运河水决堤?#32781;?#22823;水漫灌。各县里更是一片汪洋,高岗住人,陆地行船,庄稼几乎颗粒无收。
  蹲墙根的老人们叹息:这是什么鬼年景,旱了?#31456;禰疲?#28061;了收蛤蟆,不?#25377;?#28061;收碱巴。
  外出逃荒的人们沿街讨饭,嘴里念叨着:春?#26223;?#22914;霜,夏季水汪汪,只见种下地,不见粮归仓。
  沧州的大街上,一片泥泞,运送物资的大车,日夜不停轰隆隆驰过。孩子们不知忧愁,冲着天上的飞机高喊,飞机飞机扔大饼……
  这些日子,六狼明显沉默?#32781;?#20687;是有什么心事。
  终于有一天,六狼对妈妈说,妈,我不上学了。
  妈妈一愣,说,怎么不上?#32781;?/div>
  六狼说,咱家太穷?#32781;?#39277;都吃不饱,我要去挣钱。
  这个家的确负担太重了。
  妈妈?#36824;?#20316;,爸爸一个人的工?#20160;还?#20840;家吃的。
  姐姐为了让六狼多上几年学,早早地下学,到理发店里当了学徒。
  小弟弟也大?#32781;?#35813;上学了。
  一家子这几张嘴,都?#38378;?#22635;不饱的窟窿。
  妈妈把这?#23736;?#29240;爸说?#32781;?#20110;殿清说,半大小子,?#36816;览?#23376;。日子这么难,不上就不上吧。
  妈妈叹息一声,没言语。事就这么定了。
  ?#40092;?#26657;长轮流着上门做工作,说六狼人聪明,学习又好,不上学太?#19978;?#20102;。
  妈妈被说?#26522;?#24515;?#32781;?#22238;过头来又劝儿子,六狼,要不,你就接着上吧。
  六狼已经拿定了主意,眼睛忽闪着,一脸倔强,“妈,我要上,也?#26657;?#20320;?#20040;?#24212;我,我要上完初中上高中,一直上到大学,你供得起我吗?”
  妈妈的脸垂下?#32781;?#21322;天没言声。
  家里一穷二白,谁敢想大学的事啊。
  “我上完初中还是上不起,还得退学,有啥必要啊,还不如现在挣钱呢?”
  六狼辍学了。
  他最后一次到学校,向心爱的学校告别。
  再见了二胖、学军、四楞子,再也不能跟你们一块写作业了。
  再见?#32781;?#31359;着花格裙的?#40092;Γ?#20877;也不能听你用好听的声音?#30149;?#38081;人王进?#30149;?#30340;故事了。
  再见了院中的大槐树,再也不能爬上树把那大铁?#24551;?#24471;当当响了……
  再见了青砖的墙头,矮矮的栅栏门,高高的旗杆……
  运河沧桑,寒来暑往,一个少年,从?#36865;?#31163;学校的怀抱。
  他要挣钱去了。
上一篇:
下一篇:
皇家马德里足球俱乐部是谁的
mg赌场都有哪些网址 北京时时彩5分钟开奖号 北京时时计划群 岳游网络街机电玩捕鱼 重庆时时最新算法 澳洲幸运5开奖平台 00902开奖直播 网赌假充值教学视频 浙江12选五预测号码 时时缩水在线 正宗中国麻将 极速时时是什么票 河南22选5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新时时任选一玩法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360 天津时时合买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