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情

DETAILS

3第三章铁兵

浏览量
  第三章,我是一个“铁兵”
  离家万里去当兵,
  酷寒之地要适应。
  大兴安岭密林处,
  站岗放哨警卫营。
  苦死累死都不怕,
  首长慧眼给前程。
  ——题记
  1,到最艰苦的地方去——一猛子扎到大兴安岭
  生命只有一次,应该让它更广阔些。
  到艰苦的地方去锻炼锻炼。
  炼胆魄,炼心志,练能力。
  1969年的寒冬,桂亭乘?#24597;?#30382;闷罐火车,一路向北。
  谁知道火车的终点是哪里呢,谁知道人生的终点是哪里呢?
  火车,离沧州越来越远,车里的人也越坐越冷,冷得人肝儿颤。
  车里,都是陌生的面孔,都是愣怔怔穿?#24597;?#20891;装的新兵蛋子。
  车里不知谁吃剩的一茶缸稀饭,放在行李架上,结成厚厚的冰块。
  火车咣当一停,茶缸落下来,饭砣子砸在一个新兵的头上,当时血就流下来了。
  咣当,咣当,一路摇晃。醒了睡,睡了醒,太阳一会儿转到西边,一会儿转到东边。
  走了三天四夜,车终于停了。
  寒风呼啸,漫天雪野,?#37266;?#22914;血。
  是一个只有三条道轨的小站。
  简陋的站台上,停满运送物资和人员的专?#23567;?#31449;台两边,都是军人忙碌的身影,空场上,到处是堆积如山的物资。
  ?#23433;?#30528;村,后不着店,这是什么鬼地方?
  抬?#25151;?#31449;台上,有几个生着铁锈的红色大字——加格达奇。
  从来没听说过的一个地名。
  路还没完。
  坐完了大火车坐小火车,翻山越岭,又向西北疾驶。整整一夜,车终于停了。
  小火车把人们送到了一个?#20852;?#27827;的地方。
  在一个地势略微平坦的山坳里,有一片木屋平房,那就是新兵们的驻地。
  “背起那个行装扛起那个枪,雄壮的队伍浩?#39057;?#33633;,同志?#21069;。?#20320;要问我们哪里去,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。劈高山,填大海,锦绣山河织上了铁路网,同志?#21069;。?#36808;开大步朝前闯,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……”
  大喇叭里传出激昂雄壮的歌声。
  于桂亭终于知道,来到了与苏联一河之隔的北疆,成了一个铁道兵。
  这个世界,再也不是平原阔野的四通八达,它是高山密林里的声息隔绝。
  他被分到铁道兵3002部队三师15团。
  茫茫雪野,莽莽原始森林,大兴安岭与?#26639;?#32477;的地区,就是数万铁道兵的驻地。
  2  人的第一能力,是适应——于桂亭经受极寒
  六十年代初期,国内刚刚度过三年自然灾害,木材短缺矛盾突显。大型煤矿如大同煤矿、开滦煤矿缺乏坑木只?#29467;?#20135;,挖不出煤就发不出电,没有电,很多企业只能停工减产。一?#25151;?#19968;环的锁链,紧紧卡着复苏中的中国经济。
  遵照党中央、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指示,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三、六、九师八万官兵会战大兴安岭,在这里修建运输大动脉——嫩林铁路线(嫩江至漠河的古莲)。
  大兴安岭,茂密的森林有八个月被大雪覆盖,居住在这里的少数民族与?#26639;?#32477;,始终?#26377;?#30528;原始的生活方式。二十世纪三十年代,日本垦荒团曾经四?#21355;?#21040;这里,企图长期驻扎,但恶劣的环境打碎了侵略者的梦想。新中国成立后,一些林?#35759;?#20063;?#21483;?#24320;进这块圣地,因为条件恶劣,只能在大雪封山前撤离。
  于桂亭参军后已是六十年代末,但是嫩林铁路还未全程通车,修路工程还在继续,大兴安岭的垦荒与开发正艰难行进。
  在举世罕见的“高寒地区”爬冰卧雪,在宿露餐风中开山架桥凿隧道,这就是于桂亭将要面对的生活。
  想家。累。冷。艰苦。
  刚来没几天,有的新兵就哭了。
  有个新兵到林子里解手,赶上正在伐木,木头轰地倒下来,正砸在身上,当场毙命。
  新兵们更哭了。
  队?#37266;?#32451;、体能训练、轻武器实弹射击训练……还要再加上内务整理、政治学习,三个月新兵生活,每天都是这么折腾,天不亮起床,然后带?#24597;?#36523;的疲累睡去。
  环?#31243;?#24694;劣了,尤其是冷!
  那?#23567;?#20154;立户外呼吸,顷刻须眉俱冰。鼻子僵硬,双耳如割……”
  最冷冷到什么程度?极寒时候能到零下五六十度。这是个什么概念?大兵里流传着一个笑话,说人们去解手,要拿个小棍子。小便尿出来,还没流到地上,就冻住了,得拿小棍敲……
  最痛苦的是练射击。
  练的时候,手指头搂一下就得赶紧离开,要是时间稍长,肉皮就会和枪?#27815;傭吃?#19968;块,往下一?#28023;?#30382;刺啦就掉了……
  还有趴着瞄准,裆部是人身体最热的地方,在地上一趴,就把下面的雪焐化了,雪一化,裤子就湿,然后就冻住……再一趴,雪?#21482;?#20102;,裤子又湿了,裤裆又冻住……
  有?#27515;?#24471;整天挂着苦瓜脸,有人苦得恨爹骂娘。
  这是体能的训练,也是毅力的训练,更是对军人素质的训练。
  桂亭也累,但他是新兵里最生龙活虎的一个,每天叠被子都?#32570;?#20154;叠得有滋味,每天吃着高粱?#20303;?#20923;干菜,也?#32570;?#20154;嚼得有滋有味。
  新兵金三元问他,桂亭,你不累吗?#31354;?#25972;天那么有劲呢?
  桂亭一笑,“我告诉你一个秘诀,累的时候,要是乐呵点,就不那么累了。咱就是来吃苦的,不吃苦怎么叫当兵呢?到什么山唱什么歌,这就叫适应。”
  于桂亭迅速地适应?#21496;?#38431;的生活。
  齐步、正步、跑步……踢腿如风,落地砸坑,双目有神,腰板挺直,站如一棵松,坐是一口钟……
  三个月后,体能训练考核,于桂亭是第一。
  内务检查,于桂亭的被子叠得像豆腐块。
  实弹射击,最好的成绩是六十环,他的报靶?#21271;?#20102;八十环——前边两发“体验弹”也弹无虚发。
  3  团长用手一指,我要他了
  新兵连训练要结束了,团长陈设来视察。
  新兵们列队迎接,等待团长?#19981;啊?/div>
  团长中等个,四十多岁年?#20572;?#34180;唇大眼,戴着眼镜,显得文?#26102;?#24428;。
  他站在队列前,对着新兵们讲起了铁道兵奋战大兴安岭的历史,讲起了硬骨头英雄张?#27827;?#30340;事迹。他一边讲,一边观察战士们,一眼搭上了排头兵于桂亭。
  21岁的于桂亭已经蹿到一?#35013;?#30340;大个,在新兵里也是个尖儿。
  于桂亭虽然和战士们都穿着一样的军装,但是身上却有那么一股说不出的精气神。
  尤其是听首长?#19981;?#26102;,他目不斜视,聚精会神,眼睛紧紧盯在团长脸上,不错眼珠地直视着首长的眼睛。
  不管首长讲什么,他都听得很专注,?#36335;?#35201;把每一个字吃进心里去。
  团长?#36335;?#24863;受到了这目光,?#27815;?#32454;看了看这个新兵。
  陈团长一看这个排头小伙子,个子高高,腰板挺直,面容白净,两眼有神,站在那里,直檩檩的像一?#31859;?#22825;杨,心里就有了一个深刻的印象。
  训?#26041;?#26463;,新兵们就要“四分五散?#20445;?#37325;?#36335;?#37197;。
  会后,团长向新兵连?#22374;?#20102;解情况,?#21097;骸?那个个头高高的新兵叫什么?#20426;?/div>
  “于桂亭。”
  “是什么情况?#20426;?/div>
  “21岁,河北人,小学文化,训练考核样样优秀,能吃苦,很机灵,党员……”
  “党员?#20426;?#22242;长眼睛一亮,?#36234;坦?#35828;,这个人我要了,明天让他到团部警卫班报到。
  团长一眼看中了桂亭。
  一句话决定了桂亭的去向。
  15团是隧道线路团,大部分新兵都分到各施工现场,有的去架线,有的去搭桥,有的去凿隧道……于桂亭幸运地成了团长的警卫员。
  天上?#36335;?#25481;了个馅饼,啪,砸中了于桂亭,他睡不着了。
  我一个新兵,四六摸不着呢,就去给首长当警卫员了?给首长站岗放哨,保护首长的安全,这是多大的信任啊。我没文化,我一定要?#32570;?#20154;干得?#33579;?#25165;能让首长放心。
  桂亭从13岁起入澡堂子,干的就是服务员的活儿,说得好听点叫为人民服务,说不好听就是伺候人。他在澡堂子,伺候了成千上万的人,可那都是普通人。到了部队,他又荣幸地干上了伺候人的活——不同的是,这次,他要伺候的是首长。
  于桂亭想着想着笑了,唉,我的特长就是伺候人。
  站岗,?#23637;?#39318;长生活,成了他每天的任务。
  警卫班二十人,一小时一轮岗。
  这一小时,是人们能挨冻的极限。
  要出来站岗了,他得全副武装,把炕上焐热的?#36335;?#37117;穿上,能穿多厚就穿多厚。大棉袄套上小棉袄,外面还要穿棉大衣,脚上厚袜子穿棉鞋,再套上毡靴……站一个小时,里三层外三层的?#36335;?#23601;都冻透了,骨头都好像结冰碴了,就只能换岗,到屋里“化?#22330;?#21435;……
  每天这样一冻一化,一化一冻,于桂亭的身体在冰与火的考验里,变得格外健?#22330;?/div>
  不轮岗时,就随时守候在团长的身边,听从召?#20581;?#26080;论有什么事,?#23478;?#31532;一时间出现在首长面前。
  做警卫员,第一项本事就是能领会首长的意图。
  于桂亭在澡堂子为了少挨骂,练就了察言观色的本事。?#23637;?#39318;长的生活,就得摸首长的脾气、兴趣、爱好、习惯、?#25165;?#24403;首长的,不会因为一些琐?#36335;?#33086;气或对警卫员点拨,怎样做?#33579;?#20840;靠他自己揣摩。
  比如第一次挤?#26639;啵?#35813;挤多少,拿不准,他也不能为这些小事?#21097;?#23601;试着来。第一次挤多些,第二次挤少些,观察首长脸上?#32925;?#30340;变化,第三次他就明白了,?#26639;?#25380;多少对首长是正好的。比如打洗?#20056;?#39318;长不会告诉你,要温的还是冷的,他就观察,第一次水是温水,首长面无表情,第二次打的是冷水,首长拿冷水在脸上使劲拍,洗完面表情很轻松,桂亭明白了,首长洗脸是要冷水……
  首长眼睛所到之处,警卫员就得明白是要茶要烟。
  领导眉头微皱,警卫员就得知道该进还是?#29467;恕?/div>
  桂亭做事用心,眼勤、耳勤、手勤、脚勤,眼面前的事不用支使,又有悟性,?#24179;?#20154;意,很快就博得了团长的喜爱。
  4   背着几十斤装备过沼泽,累死也要坚持
  “小于,明天跟我一块去测量队,你准备一下。”团长下任务了。
  “是,首长。”
  天?#31456;?#40635;?#20102;?#20204;就出发了。
  团长牵?#24597;恚?#20110;桂亭背着装备,走进了森林深处。
  他们得跋山涉水,走二十多里地密林,二十多里地沼泽地。
  哪有路呀,山路高?#25512;?#20239;,攀藤附葛。
  夏天,是大兴安岭最美的季节,茂林参天,草木丛生,无数的金达莱花开在林间,蝴蝶翩翩,鸟儿展翅。各?#25351;?#26679;的蘑菇野菌,在林子间像探头探脑,不知什么动物,时不时地会尖叫一声。
  于桂亭可无心欣赏风景,他得保持高度的警觉。脚下的路?#30446;陌?#32458;,背上的负重让他吃力,尤其还要负责首长的安全,万一有什么野兽蹿出来,他得随时拔枪?#28982;ぁ?/div>
  大兴安岭冬天酷寒,夏天也不好过。为啥?飞虫成灾——低头听见嗡嗡嗡,抬头但见一片黄。白天牛虻叮,晚上蚊子咬,傍晚凌晨是小咬,人们戏谑地说,大兴安岭三件宝,牛虻蚊子和小咬,夏天也是三班倒……
  于桂亭算是见识了,隔着?#36335;?#36523;上都是疙疙瘩瘩的包。
  走完密林,还有更危险的沼泽地。
  千年沼泽地,一望无际,暗藏吞人的大嘴,一旦踩进去,?#21496;?#27809;(mo)顶了。
  怎么走呢?#31354;?#27901;地里生着一种水草,?#20852;?#22836;,因为经年累月生长,成了一个大草墩,人只有踩着这些塔头,才能走过去。
  这是生命的禁区,中间没有地方可以停留。
  两人一马,亦步亦趋。
  草墩子滑,得踩在根部,一个不小心踩偏,就有可能滑倒。
  一身臭泥是小事,跌进沼泽就有可能送命。
  空身走这样的沼泽地,?#23478;?#23567;心翼翼,更何况于桂亭身上还背着两个人的装备。
  两个背包,两个挎包,两支冲锋枪,一把小口径手枪,两个?#33267;?#24377;,两个水壶,午饭的给养,足有六十斤……
  这些东西沉甸甸地压在背上,时间一长,就变得不堪重负。
  ?#39038;?#28108;在脸上,?#39038;?#28108;在背上,?#39038;?#39034;着手臂向下流。
  三里,五里,十里……双腿发酸,发麻,发软,后来每走一步,?#36335;鴝家?#36300;倒。
  再后来,双腿简直就不是自己的了。
  那十字背包袋,?#36335;?#23884;进锁骨里去了,勒得人喘不过气来,喉头发咸发苦,好像一张嘴就能吐出血来……
  明明可以骑马,为啥要步行?明明马可以?#21592;?#21253;,为啥要人背呢?桂亭在心里恨恨地念?#21486;?#38754;上却绝无怨情。
  路那么漫长,背上像压着一座山,腿要迈不开步了,每走一步?#23478;?#21702;嗦。
  于桂亭,你?#29467;?#20303;,首长走得动,你也能走得动。他在心里给自己?#26408;ⅰ?/div>
  可是首长是空身走,他却是几十斤的负重。
  每一个铁道兵,都是铁血战士。他想起?#22374;?#32473;新兵做动员时讲的?#21834;?#25105;就是累死,也不能吭一声,这正是考验我的时候。
  太阳落山之前,他们必须走出沼泽地,否则死无葬身之地。
  于桂亭,你比那些测量队的兵还难吗?他们背着设?#27010;?#24748;崖,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峭壁。想想他们,你这点难算什么?
  于桂亭,你比那些隧道兵还苦吗?他们凿冰炸石钻山洞,有的还炸掉了胳?#39184;齲?#24819;想他们的苦累和危险,你这点苦累算什么?
  于桂亭身上有一股宁死不低头的劲儿,这股劲儿撑着,让他迸发着超常的毅力。“除非累死了,我就不走了。只要有一口气,我就得坚持……累死不喊累,苦死不喊苦……我是一个铁兵。”
  太阳落山之前,他们终于走出了沼泽地。
  5  脚和袜子?#21507;?#19968;起, 两条腿肿成白萝卜
  “小于,累不累?#20426;?#20004;个人坐在?#28009;?#19978;,短暂休息,团长问。
  “报告首长,不累。”于桂亭双脚一并,打了一个标准的敬礼。
  “行了,行了,又不是在团部,坐下说?#21834;?#19981;累是假的,怎么能不累呢?#20426;?/div>
  于桂亭累也不能闲着,一看首长坐下了,?#36152;?#27611;巾,在溪流里打湿,让首长擦?#20142;场?/div>
  “小于,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有马不骑,要走着去吗?#20426;?/div>
  “您是要锻炼我的毅力吗?#20426;?#20110;桂亭老老实实地摇摇头。
  “咱们在这密密的山林里修铁路,太不容易了。一会儿钻山洞,一会儿过沼泽地,一会儿过冰河,全?#31354;?#22763;们爬冰卧雪、没日没夜地干。他们吃着高粱米,嚼着没油水的干菜,开山炸路修桥,不光苦累,闹不好还得搭上命——每一公里铁路,就埋着一个战士的?#22812;前 ?#20320;看这大草甸子,人走还很困难,他们却要在这里修路,你想得多?#36873;?#21681;们去的这测量队,是铁路线的排头兵,他们测到哪,铁路就到哪。可他们过的是什么日子呢?常年攀山崖,走峭壁,钻森林,每天不是滚得一身泥,就是摔得满身青紫,常年与野兽?#36152;?#20026;伍,他们过的就是野人的生活——日本?#27515;?#22823;兴安岭好几次,?#23478;?#20026;太艰苦待不下去撤走了,咱们的铁道兵,却是一待好几年,天天在这里风餐露宿……咱们待在机关里,不能养尊处优,不闻战士疾苦。我们要与战士们同?#20351;?#33510;,他们能吃的苦,咱们也能吃,他们能受的累,咱们也能受,我们走着去,才真正表达对铁道兵战士的敬意。”
  四野密林如网,?#31449;?#25402;拔的落叶松,四?#22659;?#38738;的樟子松,高耸入云的云?#36857;?#20141;亭玉立的白桦,织出了整个林区的莽莽苍苍,横无际涯……这里是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,这里是?#36152;?#21486;咬的沼泽,一望无际的群山浩?#39057;?#33633;,绿?#20282;?#22825;……我们成千上万的铁道兵战士隐没在这里,风餐露宿,战天斗地。
  “铁道兵,铁道兵,修铁路,打先锋,斗志强,骨头硬,钻?#28966;担?#20303;帐篷,苦为乐,累为荣,流大汗,拼大命,不是伤,就是病,讲奉献,敢牺牲,为祖国,立奇功……”团长轻轻吟起了铁道兵战士编的顺口溜。
  于桂亭心里升腾起热浪。他也到施工现场去过,他明白那些炸山凿隧道的军人,过的是怎样野人的生活。
  “你知道咱们铁道兵为什么能把路修起来吗?#20426;?/div>
  “因为我们有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的精神。”于桂亭双眼?#23395;?#22320;说。
  团长点点头,“一个人有这?#24535;?#31070;,就没有战胜不了的困?#36873;?#19968;个部队有这?#24535;?#31070;,就没有打不胜的仗。”
  “首长,我也要向他们学习,发扬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的精神,累死不喊累,苦死不叫苦。”
  血性这个?#21097;?#27491;渗入青年于桂亭的血管?#23567;?/div>
  “小于,你的理想是什么?#20426;?/div>
  “我的理想就是做一个最好的警卫员。”
  团长一听,哈哈笑了:“你说说,什么是最好的警卫员。”
  “保护好首长的安全,?#23637;?#22909;首长的生活,坚决服从和执行首长命令,知道的不说,不知道的不?#21097;?#30524;勤、耳勤、手勤、脚勤……”于桂亭一气说下去。
  ?#23433;?#38169;,小于子,你很有脑子。除了这些,我还要告诉你,你还要学会站在首长的高?#20154;?#32771;问题,成为首长的眼睛、耳朵、手和脚……”
  “是,首长,我记住了。”
  “累死不喊累,苦死不叫苦?#20445;?#36825;可不是说在嘴边上的一句话,他需要顽强的毅力和实实在在的咬牙坚持。
  他们又出发了。
  一步一步,他背着?#26519;?#30340;背包,用双脚丈量大兴安岭的山山水水,脚上起了泡,泡又磨出血水。
  没人知道,他的双脚与鞋子粘连在一起,两条腿已经肿成白萝卜。
  晚上,寝室里一片昏暗。
  于桂亭一边按摩肿胀的双腿,一边?#20102;肌?#20182;已经形成了习惯,每天睡前要把一天做过的事捋一遍,哪些做的对,哪些做的不合适,在心里做个总结。
  这一次跟团长下基层,有一句话深入他的骨髓——当一个军人,就要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。
  他还明白了一个道理:当战士挥汗如雨的时候,领导骑着高头大马视察,产生的是距离而不是激励。作为一个领导,就是装,也要装出鼓舞人心的劲儿。
  军队艰苦的训练,军?#21496;?#31070;的灌输,像狼奶一样,流进了于桂亭的血液?#23567;?/div>
  6 首长,我明白了什么是尊重
  团部得到指示,师部高?#25991;?#38271;要来视察。
  师部距团部300公里,?#25991;?#38271;翻山越岭来一趟不容?#20303;?#19968;看团长陈设的表情,于桂亭就明白了,这是一个很重大的接待任务。
  “小于子,你去外边踅摸踅摸,看看能弄点野味不。”
  “是,首长。”
  于桂亭拎起枪就出去了。
  秋风起,秋草?#30130;?#28459;山遍野的红黄翠绿交错成一幅?#31361;?#22320;上则是半人高的龙须草、荆棵子。
  于桂亭伏在草丛里,手起枪落,咣咣二声,两只野兔应声而倒。
  ?#25103;世戏?#30340;兔子,加起来足有三十多斤。
  一锅热气腾腾的野兔肉,装了一脸盆。
  ?#25991;?#38271;是黑龙江人,叫高太珍,虎虎生威的东北汉子,浓眉细目,爱喝点小酒。团长?#36152;?#20102;一瓶红高粱,在团部办公室里开了小灶。
  于桂亭摆设停当,给二人?#32929;?#37202;,?#37027;?#36864;出去。
  看到热气腾腾冒着香气的一大盆野兔肉,?#25991;?#38271;问团长:“这是谁打的?#20426;?/div>
  “报告首长,是我的警卫员,于桂亭。他的枪法?#33579;?#19968;枪打死一个,两枪打死俩。”团长有些得意地说。
  “把他叫进来。”
  于桂亭进来了,敬立一边。
  ?#25991;?#38271;:这野兔是你打的?
  于?#32597;?#21578;首长,是我打的。
  ?#25991;?#38271;:枪法不错。很好。这兔子是你打的,你先吃第一口。你的功劳最大,我们沾了你的光。
  于:首长,我不能先吃,这是给您做的。
  ?#25991;?#38271;:这是命令,一定?#36152;浴?/div>
  团长?#33322;心?#21507;你就吃吧。
  于桂亭没辙了,?#38391;?#31607;子,吃了第一口。
  这不叫兔肉,这叫尊重啊。
  于桂亭躺在寝室里,心里?#32676;?#28888;的,首长的行为,让他深深感动。?#25991;?#38271;,是十三级,高干,他表现出的对下属的尊重,让于桂亭铭记一生。
  作为首长,他可以不理你,不瞅你,或者支使你,命令你,享用东西而心安理得。但是?#25991;?#38271;没有,他懂得尊重人。他说,你打的野兔先吃第一口,不吃不?#23567;?/div>
  ?#36299;?#21507;第一口?#20445;?#20063;许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,可是却让于桂亭感受到了被尊重的滋味。原来,受尊重是那?#27425;?#26262;的一件事,原来,受尊重是那么美好的一件事。
  这件事,让桂亭又悟出了一个理:上级尊重下级,会让下级超级温暖。
  那一口兔肉的滋?#23545;?#24536;了,可是这“第一口”的尊重却让他记忆了一?#27815;櫻?#24182;在以后运用到了管理?#23567;?/div>
  7,你小子,跟我装——师?#25991;?#38271;“抢”走了桂亭
  ?#25991;?#38271;走时,给团长留了个话:我现在还没有警卫员,原来的警卫员不跟我了,你帮着选一个。
  团长不?#19994;?#24930;,挑来选去,选了一个和桂亭一块参军的“陈山东?#34180;?/div>
  小陈去报到,第二天就让高太珍退回来了。
  在电话里,高太珍不?#25512;?#20102;,气哼哼地跟团长吼:?#34948;?#38472;,你跟我装傻,我想要的人你应该心里明?#20303;!?/div>
  陈设在电话里?#38480;?#22320;笑,也不敢解释什么了,只是说,?#25991;?#38271;,我……我……我明天就叫桂亭到师部报到。
  陈设也明白,?#25991;?#38271;是看上桂亭了。可他心里却很不情愿“送?#32972;?#21435;。
  想装糊涂,打一下马虎眼,?#24576;?#24819;换来的是?#25991;?#38271;的一顿臭骂。
  他舍不得桂亭走,但也挺理解?#25991;?#38271;。
  警卫员就是首长的一个?#20449;疲?#26159;身边人,命令的第一执行人,从贴心程度来说,有时?#23478;?#36229;过家属。部队首长们,人人都想挑一个可心的警卫员,可这事有时可遇而不可求。
  尤其是师部首长们,对警卫员的要求很高,首先从外表上看,要相貌英俊、五官端正、身体健?#24608;?#26426;智灵活、反应迅速,当然还要有政治素质、历史清?#20303;?#20891;事素质过硬、有点文化等,这些条件具备一二不难,要是项项符合可就不容易了。
  高?#25991;?#38271;虽只和于桂亭见过一面,可看他一表人才,血气方刚,得体干练,知进知退,枪法又?#33579;?#23601;明白,这是一个难得的人才,所以张嘴要人。
  晚上,团长把桂亭留在办公室里,吃了一顿送行饭。
  一盆白菜烩菜,两个盅,一瓶红高粱,团长亲自给桂亭?#32929;?#20102;。
  “没有办法了,你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去。吃了这顿饭,你就走吧。”团长端起杯子,一口干了。
  于桂亭给团长当了几个月的警卫员,团长拿他当?#20540;埽?#22242;长舍不得他走,他也不想走。
  “我不去行不行?#20426;?/div>
  “你去吧,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,我想留也留不住,你不想走也得走。?#32972;?#35774;明白,相比在团部,桂亭在师部会更有前程。
  于桂亭做?#25105;?#27809;想到,会有此一跃。
  吃完饭,他辞别团长,在?#32929;?#20013;坐上了通往加格达奇的火车——他在塔河八个月的新兵生活就此结束。
  天明,火车正好到站。
  他到师部军务科报到,所有人都不知情,说,没有接到有人调来的通知。
  于桂亭说,正?#33579;?#25105;就回去。
  军务科的人说,你?#32570;?#36208;,我们?#39280;剩?#20320;先去吃早点,等我们问明白了再说。
  于桂亭说, 别问了,我回去得了。
  军务科的人不让走,开始打电话,问?#27425;?#21435;,谁都不知道这回事。
  问到?#25991;?#38271;,?#25991;?#38271;说,人是我要的。
  于桂亭留下了。
  8 首长待他若亲儿,送钱送物探家来
  桂亭成了师部警卫排的一名战士。
  每天站岗,放哨,劈劈柴拌子,?#23637;?#39318;长生活,跟随首长执行任务……
  过了一段时间,?#25991;?#38271;通知警卫排,让小于跟我出差。
  桂亭来了,穿着一身打补丁的军服,?#25991;?#38271;说,你没有新?#36335;?#21568;?
  “还有一身。”桂亭回答。
  “赶紧换去,跟我上北京开会去。”
  “是!”桂亭打个敬礼赶紧去换衣。
  路上,两个人坐着吉普车,开始拉家常。
  ?#25991;?#38271;说,按我这个级别,去北京开会不允许带警卫员,为嘛让你去?你参军这么长时间,肯定想家了,我开八天会,把我放在那儿,你正好到家看看。等我散了会你回来,咱们再一块回去。
  于桂亭一听乐得差点蹦高。
  哎呀,首长太?#24179;?#20154;意了,太体贴下属了。
  到北京一切安排妥当,?#25991;?#38271;?#36152;?#20108;十斤粮?#20445;?#20108;十块钱,说,明天给家人买点点心,后天就可以回家了。
  桂亭接了,说,首长,不?#32676;?#22825;了,我明天就回去。明天正好我当兵一周年,去年12月13?#29275;?#23601;是这日子我离开的家。
  ?#25991;?#38271;又从吉普车上拎来六只飞龙(花?#26597;?#40481;),两只野?#33579;?#21578;诉桂亭,“这些东西你也带着。”
  ?#38774;?#35874;首长。”
  桂亭双脚一并,满怀感激打了一个标准的敬礼。
  第二天,桂亭背上首长给的野味,拿着首长的钱,买了包北京的点心,?#21482;ㄋ目?#20843;毛钱买了一张火车?#20445;?#36214;回了家。
  谁也没想到桂亭会回来。
  正好一周年,六狼带着深冬的寒风冷气推开了家的门。
  “?#32844;鄭?#22920;妈,我回来了。”
  ?#19968;?#26159;简陋的一铺炕,还是陈旧的长条凳和迎门桌。
  一切是那么熟悉,那么亲?#23567;?#29087;悉得让人落泪。
  ?#32844;?#22920;妈高兴坏了。
  儿子一走就是一年,天远地远,?#26790;?#38899;讯。
  今日见着,还以为是梦?#24515;亍?/div>
  妈妈对着儿子,嘘寒问暖,一会儿摸摸头,一会儿拽拽羊毛军大衣。
  ?#32844;?#31359;着旧棉袄,躺在?#37319;希?#20182;正生着病,也强撑着坐起来,?#35759;?#23376;上上下下打量了半天。一边?#20154;裕?#19968;边?#20160;?#38431;的情况,又催着妻子赶紧做饭。
  一家人,亲亲热热吃了几天团圆饭。
  9  六?#29301;?#20320;回来吧
  当兵第三年的时候,桂亭当了师部警卫排“代理排长?#34180;?/div>
  他开?#20960;?#36131;整个警卫排的工作。
  他的肩上,担负起保卫整个部队机关安全的重任——负责机关大院的站岗值勤、夜间巡逻、?#21862;?#20891;容风纪、警戒保卫。当然,还有部队首长的生活所需、物资分配等。
  为什么是“代理排长”呢?这一年,因为“林彪事件”的影响,部队一切事项,包括提干、复员、转业、调动等一切工作全部冻结。
  领导想提拔桂亭,办不了?#20013;?#21482;好先让他“代理?#34180;?/div>
  从普通一兵到“代理排长?#20445;?#26690;亭走得顺风?#20056;?/div>
  不仅是级别的提升,桂亭更大的收获在于,军队生活的训练,尤其与高层的接触,逐渐练就了他纪律严明、令行禁止、?#26700;?#39118;?#23567;?#20005;肃严谨的军人作风。
  外从仪容军姿、行走坐卧,内从意志如铁、信念如石,他都得到了一次生命的再造。
  军队的大熔炉,把许多人变成了意志如铁,而他,则变成了一块不锈钢。
  假以时日,这块不锈钢一定会有更大的造就。
  但是,就在这时,家里寄来的一封信,改变了他命运的轨迹。
  信是弟弟于桂华寄来的。
  大哥:
  二年没见面了,全家都很想你,尤其是妈妈,一念叨你就哭。?#32844;?#30340;病越来越厉害,时不时住?#28023;?#20154;让病拿的,精神也不大正常了,脾气也大,一个不痛快,说摔盆子就摔盆子,说掀桌子就掀桌子,逮着谁骂谁……上医院里,也不?#29028;?#27835;,拔针头,不吃药,说耍就耍,在?#37319;?#32763;跟头,用?#28304;?#25758;墙,谁也伺候不了……妈妈天天?#37202;?#24120;对着你的照片掉眼泪……她说,六狼当兵啥时是个头?#20581;?/div>
  看着看着,桂亭的眼泪差点掉下来。
  ?#32844;?#30340;身体不?#33579;?#20182;是知道的。他记忆里?#32844;志?#32463;常生病,经常住院。只是没想到,?#32844;?#30340;病厉害到这种程度了。
  于殿清多种疾病加身,哮喘、肺气肿,还有高血压、冠心病……由于病痛折磨,人的精神越来越异于常人,一犯起病来就像疯了一样,好几个人都摁不住。桂亭是家里的长子,十三岁挣钱养家,是家里的顶梁柱,?#32844;?#22920;妈?#36816;?#24456;?#35272;担?#20182;这一走,家里就像塌了天一样。?#32844;?#24819;儿子,看谁都不顺眼,逮谁都撒气,一?#21482;?#25277;疯,这种家庭景况,让娄芝惠也度日如年,?#32423;?#26085;甚……
  娘生儿,连心肉,儿行千里母担?#29301;盖姿级?#24739;重病,?#30422;姿级?#27882;长流……
  几天时间里,桂亭的心里扎了草,心绪无法安宁。
  白天,眼前总是?#26009;?#30528;?#32844;?#29983;病的样子,晚上做梦,是妈妈流泪的情?#21834;?/div>
  ?#30422;?#29983;病需要人?#23637;耍?#36825;时的他哪能只顾个人的前程?
  ?#27010;?#20799;归,母?#32423;?#25481;泪,弟弟弱小难以撑家,他在部队能待得安心吗?
  他决定复员了。
  拍电报,让家里给他开了?#30422;?#30149;重证明,又加盖武?#23433;?#30340;公章寄到部队。“首长,我?#32844;?#30149;得很厉害,我妈妈叫我回去?#23637;?#20182;,我申请退役。这是我的退役申请,请您批准。”桂亭向部队递交了退役申请。
  10,你这是自毁前程啊
  复员兵名单批下来,没有桂亭,等到复员兵集训的时候,还是没有桂亭。
  桂亭急了,又数次递交申请。
  部队还是不想让他走,?#21830;?#21153;连指导员来给他做工作。
  晚上都就寝了,连指导员拿着小马扎,坐到桂亭的床边,嘴对着桂亭的耳朵谈心。指导员?#20134;以?#21939;一说一个多小时,里外都是?#20843;?#30041;下的?#21834;?/div>
  劝了三个晚上,桂亭说啥也不?#38393;?#24847;。
  到第四个晚上,指导员实在没办法了,恨恨地说:“桂亭,你真是十?#25918;?#20063;拉不回来啊,你这是自毁前程,你知道不知道?啊。看来我这工作是做不通了。实话跟你?#34507;桑?#26159;首长派我来给你做工作,不让你走。你一定要走,就自己找首长去?#34507;傘!?/div>
  桂亭去意已决,只得去?#20063;文?#38271;恳求。
  高?#25991;?#38271;与桂亭的关系非同一般。当年是他一眼相中桂亭,调到身边,所以很是看顾。桂亭?#23637;?#39318;长一家也非常尽心。?#25991;?#38271;的爱人有病,遇不顺心的事?#22836;?#30315;,桂亭在她面前表现得体,从不让她着急生气,交给什么事都办得很?#28363;?#21608;到,她对桂亭不但信任,还很?#35272;担?#26377;时半夜三更想到什么事,?#23478;?#21040;警卫排?#25671;?#23567;于子?#34180;?#25152;?#36816;?#21644;首长处得像一家人。
  桂亭来见?#25991;?#38271;了。
  桂亭:?#25991;?#38271;,我一定?#29467;?#20237;。
  ?#25991;?#38271;:小于子,你是因为师长的侄女儿看上你了要走吧?如果是因为这件事,我来帮你解决,一定给你做好她的工作,?#20852;?#20197;后不要再来找你。
  这其实也是桂亭的一件心病。师长有个侄女叫小倩,认识了他,多次表示好?#23567;?#24072;长也托?#25991;?#38271;撮合他俩,虽被桂亭委婉拒绝了,可是女孩子胆大?#32654;保?#36824;是隔三岔五借有事来找桂亭。职责所在,有些事桂亭不能不管,真是近又近不得,远又远不得……首长对桂亭又是提拔又是重?#33579;?#31639;是有恩有情,以后工作,事事都得听命于首长。只怕在首长的翅?#34427;紫路?#30528;,权?#39748;櫸终?#20123;东西,早晚要让他屈服——他的未婚妻已等了他好几年,他不能负了人家。这也是他下定决心要走的一个原因。
  “首长,我回去,确实是我?#30422;?#30149;得厉害,我妈妈?#23637;?#19981;过来,我必须?#27809;?#21435;?#23637;?#20182;。”
  “你?#30422;?#26377;病,你看这样行不行?等复员兵走了之后,你回家,结婚,让你家属?#23637;恕?#25105;跟部队申请,一个月给你多补助六十块钱。”
  ?#38774;?#35874;首长,我就是一个普通兵,我不能享受这样的特殊待遇。”桂亭摇头。
  “实在不行,把你?#30422;?#25509;到这里治病,你守着总放心了吧。我准给你假。?#36744;文?#38271;又说。
  “首长,我不能享受这样的待遇,不能因为我坏了部队的规矩。再说,我?#30422;?#20063;来不了,他病得很厉害,来了也适应不了这里的气候。”桂亭还是摇头。
  “小于子,我跟你直说了吧。今年,铁道兵一共有六个提干,是特殊提干,其中有你一个,已经报到兵部去了。这事按说是不应该跟你说的,一共六个,直接提副团级,计划让你到作训科当副科长——作训科是副团级。恐怕很快就能批下来了……”
  桂亭一听不喜反而更有些急了,“首长,一批下来我更不能走了。趁着现在还没有批下来,您让我复员吧。我得赶紧走。”
  ?#25991;?#38271;实在没办法了。
  “要那样,走就走吧。从今天开始,你在我家里吃饭,复员兵还要集训一个月,你在我家里吃一个月……”
  这一个月里,桂亭就在?#25991;?#38271;家里吃饭。
  首长们都知道桂亭要走了。
  有时师长也过来,有时是政委,有时是副?#25991;?#38271;。首长们都很关心他,说,回去后,工作的事不要着?#20445;?#26377;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。
  桂亭归心似箭,放弃前程,回转家乡。
上一篇:
下一篇:
皇家马德里足球俱乐部是谁的
好彩店APP下载 北京赛pk10 极速赛车怎样杀号 互动娱乐下载 内蒙古时时十一选五结果 辽宁十一选五彩票 幸运飞艇高手选号秘诀 重庆时时助手安卓版 二八杠怎么赢钱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的正规网址 时时彩彩0369概率 7星彩连中4个号多少钱 广东时时几分钟开奖 安徽11选5任五 比特币分分彩真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