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情

DETAILS

11第十一章勇者风范

浏览量
  第十一章,勇者风范
  经风历雨几多寒,
  鸟在笼中望蓝天。
  艰难自救求发展,
  谁知车轮陷泥滩。
  英雄胆气原无畏,
  打也打出一片天。
  ——题记
  1,1992年,我在苦熬春天
  从“成山角”回来,于桂亭字斟句酌,很快就?#26149;?#20102;企业改制方案,上报了市里。
  国内外考察、走南闯北的于桂亭,早就想明白了一个理:“计划体制”解决不了企业与市场的对接问题,企业要想活,必须改制。随后他参加全国先进工作者会议、全国轻工业职工代表大会,高层透露的改革决心,让他备受鼓舞。在河北还没有任何“动静”的时候,于桂亭就酝酿起了改制的事。
  他的步?#21191;?#24471;太大了,太超前了。
  沧州市有关领导“大惊失色”——桂亭,这件事中央还没有明确精神,你这是要犯错误呀。
  于桂亭无奈把改制方案锁到了柜子里。
  终于等来了1992年。
  终于等来了又一个“春天”。
  “1992年,又是一个春天,有一位?#20808;耍?#22312;中国的南海边写下诗篇。天地间荡起滚滚春潮,征途上扬起浩浩风帆……”一首歌,让无数国人体会到时代吹响的号角。
  这一年,是中国写进历史的一个年份。
  无数国人在激越的时代信号里,下海经商,掀起了新一轮的“下海潮”……
  中国大地变成了一个“试验田?#20445;?#25152;有心怀大志者跃跃欲试……
  “步?#21191;?#24471;再大点,胆子再大些,思想再解放些……”高层震耳欲聋的声音,让于桂亭再次兴奋了。
  他捧出了锁在柜子里的方案,再次跟市领导陈情——让我们改制吧!
  市领导的回答再次给于桂亭浇了盆凉水——咱是社会主义,不能搞这个呀。
  于桂亭万般无奈中,再次把方案锁进了柜子里。
  雄心勃勃的于桂亭,遭受了空前的打击。
  失望与失落,烧灼着他的心。
  现实的困境,煎熬着他的心。
  这个春天,是市场经济的回暖,是草根创业者的春天,关在笼子里的国有、集体企业,却感受着一场又一场冰寒……
  市场经济是?#36234;?#30707;,一下子戳中国有企业的软肋,市场经?#36152;?#20027;角,国有和集体企业的弊端充分暴露,随着物质生活的提高,产品的日渐丰富,国企和集体企业的好日子结束了——再也不是生产什么都能抢购的时代了——真正的市场竞争有如大浪淘沙,考验着国企、集体企业领导者们的智慧。
  1992年,是许多人的春天,作为集体企业负责人的于桂亭,却没有迎来他的春天。
  尽管1989年他就提出了改制,尽管1992年南方已开始了“改制”的试点,可是河北的行动?#38383;?#36831;未来。
  2,企业艰难自救,“二斤窝头”警示职工
  春天,催生了异军突起?#21335;?#38215;企业,?#27815;?#29983;了“假冒伪劣”无孔不入,1992年之后,东塑,迎来的是整个销售市场的疲软。
  可是,职工似乎已忘了东塑的命悬一线,他们眼前还是一片光明。
  于桂亭却比任何人明白,企业一个不慎,说死就死啊。
  大梦谁先觉,忧患我自知。
  改不了制,也得想法活下去。
  于桂亭率领企业奋起自救。
  ?#20204;?#31069;建厂三十一周年时机,于桂亭召开了一次隆重的大会,在沧州?#29100;缭海?#24066;委、市政府、主管局有关领导受邀参加,和近千员工一起,聆听了于桂亭的《周期性,新标准?#26041;不埃?#20182;分析了企业“马鞍形”发展规律,为职工们敲响警钟,将企业引渡到一个新的高度。
  企业的成功是暂时的,企业没有永久的温床……
  企业的困境也是暂时的,只要齐心协力,共同应对,低谷过后是高潮……
  会后,于桂亭给每位职工发了二斤窝头,提醒人们不要躺在成功的温床上沾沾自喜,不要忘记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……
  外部改不了,咱就从内部变。
  一场内?#23380;?#25442;经营机制的改革开始了。
  全员实行股份制,形成“风?#23637;?#25285;,利益均沾”的激励机制,个人命运与企业兴衰紧密联系起来,厂兴我有,厂衰我失……
  泡沫车间组建分厂,床垫车间组建分厂,农地膜车间组建分厂……
  过去的车间变成独立的生产经营实体,拥有自主管理权、工资和奖金分配权……“超收多留,歉收自补”……
  托儿所、浴池、理发室、医务?#39056;?#21521;社会,承包经营,变厂内服务型为经营服务型……
  精简机构,一些人员分流办第三产业,金龙饭店、货物转运处、销售处应时而生……
  人人成为主人翁,人人与企业同呼吸共命运,人人有担子,人人有责任。
  于桂亭率领着东塑人,比国有企业早一步,开始了内部的“破茧”。
  一个企业活一时容?#31069;?#38271;久活下去难。
  经过八年奋战,东塑虽已死里逃生,但是开始的第二个八年,却成了于桂亭最痛苦的“笼中八年”。
  3,房改,我第一个吃螃蟹!于桂亭斩钉截铁
  一直致力于为职工?#22791;?#21033;的于桂亭,在1992年,等来了又一个“馅饼”。
  这天,市长李瑞昌不请自来。
  李市长?#25104;?#24102;着忧容。
  聊了会儿企业的情况,李市长说,桂亭,我有一件头疼的事,真不知该怎么办了。
  于桂亭忙说,市长请讲,看看我能帮忙吗。
  原来,从1992年起,以住房私有化为标志的城市住房改革在全国推?#23567;?#22269;务院的精神贯彻到各省市后,?#23548;?#36827;展却异常艰难。接到上级文件,沧州市政府找了几个单位,都因困难重重,试行不下去……
  于桂亭一听是房改的事,恰对着自己的?#30446;病?#20182;?#27815;?#24847;到了中央的政策风向,这一阵正?#32842;?#36825;个问题呢。他明白,房子是政府的一个大包袱,包袱早晚有背不动的时候,没想到,说来就来了。
  于桂亭说,市长,这事好办。你拿我这儿当试点吧,我来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
  李市长说,老于,你不是开玩笑吧?这事办起来难度很大呀。这件事很不容?#31069;?#20320;再考虑考?#24688;?/div>
  于桂亭说,不用考虑了,我觉得这是件好事,对员工、对企业的发展都有好处。而且,这是国家改革开放的大势所趋,好办难办都得办……回头我把国务院的文件拿来,我们研究研究,拟定个房改方案,你给审批就行了……
  于桂亭不是显能,他看准了这个事,谁也逃不过去,与其晚改不如早改——早改虽是难度大,但是因为没有成形的经验,属于探索阶段,能争取更多优惠政策。
  世界上,但凡“吃螃蟹”的事,不是毒死就是白?#28020;?/div>
  这就是眼光,要看得远,还要看得准。
  ?#38797;?#21568;,桂亭,你?#23665;?#20102;我的头疼了。”市长兴奋地说。他一转口气,又不无忧虑地叮嘱:“老于啊,你是个明白人,看得很清楚。但是,人们多年以来形成的思想观念根深蒂固,要对推行的难度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啊。你先试试看,实在不行也不要勉强……”
  于桂亭心说,市长对?#19968;?#19981;了解,对东塑还不了解,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。
  他爽朗一笑,说,市长,试点的事就这么说定了,不扯了,咱俩喝酒去。
  不晌不夜的,于桂亭怎么叫李市长吃酒呢?
  于桂亭这叫喝酒“表决心”。
  接待室里,一个茶几两个沙发,两个人一坐,两瓶汾酒,一碟花生豆,两个?#21496;?#36825;样对饮上了。
  于桂亭说,市长,咱俩比赛喝怎么样?
  市长说,怎么比?
  咱俩一人一瓶,看看谁先说不喝了,谁要说不喝了,谁就输了……
  李市长酒量也不小,闻言笑了,说,比就比,一人一瓶。
  于桂亭说,市长,你输了。
  市长纳?#30130;?#36824;没喝呢,怎么就我输了?
  于桂亭说,市长,?#20063;患?#24471;比你能喝,但是我这个人死犟,就是?#20154;潰?#20063;不会说不?#21462;?/div>
  俩人一人一瓶地喝起来。
  喝完一瓶,李市长说,不喝了……
  他明白了,于桂亭就是?#20154;潰?#20063;不会说不喝了。
  4,干部职工没人同意!于桂亭成了孤家寡人
  于桂亭先是召集领导班子成员会议,待他把房改的事一说,其他八个人大眼瞪小眼,没有一个表示赞成。
  这些年,于桂亭在东塑积累人心,形成了很强的信任度,班子成员也很团结,他觉得,凭着他的威信和人们对他的信任,推行房改应该不是件很难的事,没想到,班子成员们竟没有一个同意的。
  一个对八个的?#32622;?#20986;现了,这可是于桂亭多年来从?#20174;?#21040;的情况。
  于桂亭耐着性子,讲认识谈意义: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难道?#19968;?#20250;坑了大伙儿吗?听我的错不了,最多再过二三年,大家就会知道到底是吃亏了还是沾光了……这么简单的理儿,怎么就没人明白呢?”
  “于桂亭不会亏了大伙儿。听于桂亭的,没错……?#20445;?#36825;句话好像在今天不管用了,人们的目光充满着迷茫、不解和反?#23567;?/div>
  说了半天,最后总算勉强达成了一个妥协意见: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讨论通过。
  东塑的职工代表大会是于桂亭到?#26149;?#24314;立的,凡有重大决策和涉及到职工利益的事情,都要经过职工大会讨论通过。通不过的,就不施行,这个制度一直坚持得很好。无论是当初作为书记、还是后?#20174;?#25104;了厂长的于桂亭,一直都很尊重职工的意见。群众通不过、反对的事情,还做它干什么?
  但是,这一次好像有点不一样了。
  职工代表们坐在台下,他在台上滔滔不绝地讲了一个多小时,分析利弊,讲明?#38382;疲?#21488;下人们眼巴巴地听着,一直都好像是听不明白的状态。
  多年以来,人们习惯了分房,住惯了公房,住的好好的,现在一下子要自己掏钱买房,实在是不能接受……而且全沧州市只有东塑一家企业实行这办法,显着咱东塑人有钱是怎么着?
  不同意,坚决不同意。
  群众的态度鲜明,举手表决已经没有意义。第一次职工代表大会就这样不了了之。
  “老于净弄各色的,别的厂都不弄,干嘛非让咱厂弄这个……”
  “老于就是想把咱手里的钱都掏出去……”
  “听说市里也找了一塑,人家一塑就给顶了回去……”
  人们议论?#36861;祝?#20250;后完全是一边倒的不满、反对之声。
  于桂亭孤立无援,成了一个孤家寡人。
  于桂亭从?#20174;?#21040;这种“一边倒”的情况。
  放弃吗?不是他的性格。
  向前走,人人抵触。
  他不?#24066;摹?/div>
  他也理解人们,过去,工作靠分配,住房国家给,一个企业就像一个小社会,管着职工的?#38498;?#25289;撒睡……改革,让工人没有了懒散的温床,打破铁饭碗、下岗、房改……每一次都是一次心灵地震……这一次,东塑率先房改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,难怪人们转不过弯来。
  以后的几天里,他一面继续给人们做工作,一面?#20063;?#26009;,做准备。
  十几天后,?#32456;?#24320;了第二次职工代表大会。
  于桂亭从国?#24066;问?#35762;到国内的改革开放大势所趋,从实行住房改革对国家、对集体的好处讲到将来给职工带来的?#23548;?#21033;益……他掰着指?#29359;?#22823;家算账,你现在住多少平?#31069;?#22914;果按现在的不到200元一平米的价格买下来,才花多少钱……但是几年后你的房子将升值到多少多少……
  于桂亭讲得动情动理,苦口婆心。
  他信誓旦旦地说,我可以给大家打包票,你们听我的错不了,最多再过上三五年,你看看你现在万把块钱买下来的房子会值多少钱!
  于桂亭把?#23186;?#30340;话都讲完了。
  大伙儿举手表决。
  没想到,会场上的人们或者低着?#28304;?#19981;抬头,或者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?#35895;?#27809;有一个?#21496;?#25163;。
  于桂亭眼巴巴地望望这个,看看那个,连那些一起共事了多年的中层干部们也没有一个举手。
  大家就是不举手,一起给了于桂亭一个难看。
  于桂亭气得一甩袖子走了。
  有道是,好事多是难事,名人都是苦人,这话真是不假。
  5,于桂亭甩袖子了:好事都没人同意,我辞职不干了
  会后,好几个人?#19994;?#20182;,劝他,不行就算了吧,别老和大?#21307;?#21170;儿了……
  还有人跑到市里去告状。
  李市长也给于桂亭打来了电话,老于啊,不行就先放一放再说吧,别为这事和大家闹僵了……
  行了,市长也说话了,这回应该有台阶下了。于桂亭还不该?#31456;?#22238;?#33268;穡?/div>
  于桂亭说,?#20063;?#27515;心。
  这?#26149;?#30340;事,我就不信执行不下去。好事都没人听我的,?#19968;?#24403;这个厂长干?#21486;浚?#20110;桂亭也较真了。
  于桂亭继续利用一些聚会的场合给人们做工作,讲道理。
  一个月以后,?#32456;?#24320;了第三次职工代表大会。
  这一回,于桂亭板起了脸,说话也变得态度强硬、严厉。
  “我今天再给大?#21307;沧?#21518;一次,关于住房改革的事,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不可更改的大方向,个人住房走市场化、私有化的道路,是势所必然,是迟早的事。早进行一天比晚一天要好。对国家有利,对个人有利,对企业发展有利……而且收上来的钱可以再?#27465;?#22810;的新房,从根本上解决职工住房的难题……”
  ?#23186;?#30340;道理都讲了,于桂亭也发威了?#24717;考?#20960;年以后就会翻着跟头往上涨的话我也不再讲了,我讲了快有一百遍了,再讲就贫气了。我今天只讲一句话,这?#26149;?#30340;事,大?#21307;?#22825;要是再通不过去,我就辞去厂长不干了。我伺候不了你们了——好事都没人听,为大伙儿好的事都落实不下去,我也不想再干了……?#19968;?#22238;去修脚去,我去卖冰棍去……
  于桂亭板着脸,发出了最后通?#28023;?#36825;么一件大好事,我说破了嘴皮子,你们就是不同意,你们就是不相信,我这个厂长也没法干了,因为你们信不过我。?#20063;?#26159;开玩笑,今天再通不过,散会后我立马走人,再也不踏进东塑的大门……
  于桂亭从来没这么坚决过,也从没有这?#27425;?#25303;过大伙的意见——他是真想把这件好事办成了,这事不成,他也无颜再当这个厂长了。
  举手表决。
  人们陆?#21483;?#32493;举起了手——同意不同意,举?#32844;桑?#20110;厂长要走了,谁领大伙干呀?
  总归多数?#21496;?#20102;手。
  少数服从多数。
  按房改方案执?#23567;?/div>
  不情愿也好,不理解也好,犹疑骂娘也好,人们或打扫?#19994;祝?#25110;四处借钱,交上了自己的购房款。
  当时因为是第一家,房管部门还没有个人房证,东塑自己打印了房证,到主管部门盖的章。
  于桂亭为职工争取到了最大优惠,每个职工根据自己的工作年限、职务级别和住房面积,少的几千元,多的也不过万元,就百分之百产权的买下了自己的住房……
  当时职工们还是不理解,只是没人?#19994;?#38754;骂他,可一塑跟东塑连枝,一塑的职工也恨得骂街:“于桂亭,什么东西,净做缺德事,不领个好头……他们这一动,带累得咱们也得房改……”
  骂吧,于桂亭全当耳旁风!
  两年以后,沧州住房改革全面铺开。
  一塑脱不过去了,也不得不按照市里的统一方案实施房改。
  同样的面积,却要多掏一倍的钱,而?#19968;?#21482;是70%的产权。
  东塑原有的12幢宿舍楼实行房改后,用收上来的钱紧接着又给职工盖了数幢宿舍楼。
  再卖出,再?#24688;?#22810;年来的职工住房难问题得到根?#20928;?#35299;……
  是吃亏还是沾光了,大伙终于明白了。
  于桂亭什么都不说了——所有的话都留给东塑的职工去说吧……赞?#23613;?#24863;激、折服……
  从这时起,东塑人服了。
  ——以后再遇到什么事,理解的执行,不理解的也执?#23567;?#20110;桂亭那是高人!
  社会上的人也服了,羡慕的,挑大拇指的——嘿,看人家于桂亭,人家就是能耐,就是为职工着想,早改沾大光了……
  6,给任务!?#24618;?#26631;!于桂亭拂袖而去
  企业应对着市场的变?#33579;?#33392;难前行的同时,也不得不看着婆婆的“?#25104;弊?#20154;。困在体制中的于桂亭,一阵阵心头火起,跟领?#32423;?#29275;的事也时时发生。
  这天,唐山豪门啤酒厂的厂长到沧州来做报告,政府要求作为企业家协会会长的于桂亭出面?#20889;?#20294;是这天也恰巧赶上检察院到企业来调查问题,于桂亭两?#33539;?#19981;好推脱,这一晚上,就只能赶场了。
  ?#20889;?#26816;察人员是在东塑的?#20889;?#25152;里,于桂亭因为要提前离席,不得不多喝几杯,以示歉意。
  安顿好这边,于桂亭就往那边赶。到了“鸿信宾馆?#20445;?#20154;们已经坐了一桌子。
  主管企业的王副市长还没到,经委主任李光国也在座,于桂亭就坐在他?#21592;?#38386;聊起来。
  李主任问今年上半年任务完成的情况,比去年能超多少,于桂亭说,还可以,比去年要好点。
  那时省里给市里定产值任务,市里再分解给各个企业,产值年年增加,企业的任务也年年长。这一年市场行情下滑,企业能完成的不多,李光国也有点头疼。他说,今年的难度挺大,完成不容?#31069;?#29031;这样下去,年底不见得能完成定额。
  于桂亭说,不行就再给我们往上抬抬,我再多担点儿。
  其实李主任也知道,每年给东塑的已经不少了,但年年任务往上递增,这么老是长,东塑也吃不消……
  两人正说着,刚入座的王副市长把他们的话听入了耳。他从下边县里调来,刚到沧州上任不久。他说,老于,你上半年超百分之二十,这个比例不行,低点了……
  于桂亭本身也带了点酒,听副市长又要?#25226;?#35201;求,上台?#20303;保?#24515;里也不痛快,?#21335;耄?#20225;业发展是马鞍形,有好年景也有不好的,这年年递增企业受得了吗?你们这些领导,怎么那么不体谅企业呢?
  这也是于桂亭多年憋气的事,上头的任务一年年压,不知道底下已使出了吃奶的劲儿。平时他也就一笑了之了,今天有?#21496;疲?#23601;有点直抒胸臆。“市长,企业有企业的情况,低了也没办法,我们也不能编呀。”说完了,于桂亭又转过头问李光国,我说李主任,你觉着高呀低呀,我听你的,你是我的领导……
  这本是玩笑话,副市长听着不顺耳了,他说,那不行呀,你不能光听他的,还得听我的。
  于桂亭说,?#21561;?#29702;讲,我应该听顶头上司的,不应该隔着层听,您跟我隔着好几层呢。李老兄比我岁数大,我这个人爱听比我岁数大的……
  副市长说,那不行,你得听我的,我管着工业呢……
  于桂亭说,市长,非听你的不可,要那样我走了……
  于桂亭?#37202;?#26469;,拉开椅子要走,众人听着他们?#30340;?#20102;,赶紧过来拉他坐下,哪拉得住呀。
  于桂亭一个是带了点酒,再一个企业爬坡跃槛,做得也挺不容?#31069;?#36825;部门查,那部门管,已经浑身难受,再加上副市长一番话,他的拧劲儿也上来了,一甩袖子走了……
  于桂亭就这么个毛病——?#32929;稀?/div>
  他?#26377;?#21467;逆,最烦人拿权力压他,所以他从不跟普通百?#36134;#?#21364;经常跟领?#32423;?#29275;……跟他熟的领导知道他是为企业干事,笑笑就过去了。
  王副市长刚来沧州不久,不了解于桂亭的脾气,于桂亭这一使脸子,也?#20063;?#20303;了,心说,你这么个破厂长,说摔谁就摔谁,敢跟市长较劲儿,牛什么牛……
  一顿饭不欢而散。
  于桂亭回来,直接进了办公室。?#21335;耄?#25105;这干的什么憋气厂长,是个?#21496;?#25343;捏着……企业要按市场规律运行,哪能市长说什么就是什么……你们厉害,好,?#20063;?#20282;候你们这些大爷们。
  办公室里摆着一块“文明单位”的匾?#30130;?#20110;桂亭进门就把牌子摔地下了,还不出气,上去伸脚又跺又踹。
  我?#24515;?#25991;明!我?#24515;?#20808;进!生产上不去,我?#24515;?#24324;虚作假编数字!
  踹完了,他趴在办公桌前,拿出?#22870;剩?#21047;刷写起来:
  辞职申请:
  ……我年龄大了,学历也没有,知识水平低,跟不上?#38382;疲?#19981;符合上级对厂长的要求,请求辞去厂长职务……
  他不干了——你不是非管?#20063;?#21487;吗,我当普通百姓去,我当工人去,我修脚去,我就不信,我当工人你还管得过我来。
  打电话把办公室主任小及叫来。
  “把我的辞职报告送到市政府去,亲自交给李瑞昌市长,现在就去。”
  小及不?#19994;?#24930;,连夜送去了。
  于桂亭第二天就不上班了。
  7, 说合者,破解心结
  于桂亭耍了。
  他的辞职信直接送李市长,李市长不能不过问了。
  王副市长也挺憋气,刚上沧州来就遇上这么个茬——三句不合甩袖子就走,说话不对付就辞职——以后工作还怎么开展。
  有不少人两头作撮合工作,两个人的坎儿一时都迈不过去。
  这天,一位头发花白、德高望重的老领导坐到了王副市长的办公室里。
  “你刚来沧州,还不太了解于桂亭,不太了解东塑,我跟你说说他的事。”
  王副市长赶紧说,老领导,你说吧,我听听。
  “于桂亭家穷,念完小学就辍学了,13岁当修脚工被人看不起,20岁去?#21271;?#36319;首长当?#21496;?#21355;员。部队正提拔他的时候,他?#30422;?#29983;病,他执意转业回来了。他没多少文化,却是有思想有见地。他从二轻局副局长下放到东塑的时候,厂子已经要完了,凉鞋没人要,工资都发不出来,他不但让东塑起死回生,还把厂子变成了一个河北省有名的国家二级企业……这个人,用老百姓的话说,有胆子,有韬?#28020;?#20320;可别把他当成一个厂长——你要是把他看成一个厂长,就太?#21561;?#20182;了……他是个有抱负的人,想干一番事业……好几个市领导看上他了,想调他到政府部门,他不去,省里也有领导多?#25105;?#35843;他走,他也不去……他真要是想当官,恐怕现在比咱们的官都大,他看不上这个……他在企业坚持这么些年,才有了今天,很不容易啊……”
  “不愿当官愿在企业干,这样的人还真不多。”老领导的话引起了王副市长的兴?#38534;?/div>
  “他能把一个小企业搞得这?#26149;?#28779;,许多人认为他是有大能力。这么说不错。可?#20063;?#36825;么看,我觉得,非常重要的一点,他是把企业当成自己的命根子,他爱这个企业,能豁出命去……那年他刚实行经济责任制,市里四套班子到厂子调研,他把企业的情况说得门清,上百个数字张口就来……我也是个有心人,就把这些数字都记在本上了,当时?#19968;?#19981;信,以为他是为应对检查?#36710;摹?#36807;了二个月,我又去了,提前也没告诉他,来了个突然袭击。我又问他企业的情况,拿着小?#31454;?#23545;那些数字,你猜怎么着,那些数一个不差,其中哪个低了,哪个高了,为什么高为什?#21561;停?#20182;又说得倍儿清,那叫了如指掌啊,就那一次,我就服了,他是真为企业干事……你看看沧州大大小小的企业,实力强的实力差的,有哪一个厂长能做到他这样,拿着企业当命根子……从这一点说,他很了不起,值得我们敬重。”
  王副市长点点头:“这么说,他真是很难得。”
  “市里有许多难事,不好办?#21496;?#21435;找他,他一准能成。为什么呢?一个原因,有魄力,有办法,也有人追随。他有很好的群众基础。那年,东塑在?#29100;?#38498;开庆祝大会,台下上千职工,他一上台,会场里鸦雀无声,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。他一讲两个多小时,没有走动的,没有说话的,没有上厕所的,人们那个认真劲,看他都是崇拜的神情……那场面,那秩序,四套班子领?#32423;际?#38663;动……他是个得民心有威信的厂长啊。”
  ?#24052;?#24066;长,你说当领?#32423;枷不?#20160;么样的人?”
  没等王说话,老领?#21152;?#35828;,“我替你说了吧,我也是当过领导的人,咱们都?#19981;?#20108;种人,一是维护领导的,二是真干事的,或者换句话说,就是讲政治,顾大局的。”
  王副市长点点头。
  “于桂亭恰恰就具备了这两点。于桂亭平时很注意维护领导,凡是交给的事,都能做得很好……他能办成事,又能吃亏让人、委曲求全……所以几届领?#32423;几?#20182;关系很好。”
  “我给你举个例子吧。当年解放路要修路,桥头住着一位白奶奶,他的老伴是位离休干部,白奶奶因对补偿不满意,死活不搬。又是老干?#32771;?#24237;,几位市领导出面做工作,都做不通……那条路修到半截,就在那敞着口敞着,一拖一年多,百?#25214;?#35265;大了去了……没办法了,市领导?#19994;?#20110;桂亭,让他出面做工作,于桂亭一说,白奶奶真搬了,这条?#20961;?#20462;成了……”
  王副市长来了兴趣,说,这么厉害,他怎么做到的?
  “其实很简单,他就说了一句话:老嫂子,你老是在这住着,出入也不方便,也不舒心。咱不能让人戳老领导的脊梁骨呀。搬吧。你有什么条件,市里满足不了你,我满足……就这么着,白奶奶高高兴兴搬了。”
  ?#26696;擼?#30495;是高。”王副市长不由地点头。
  “这就是于桂亭的高明之处。凡是能?#20204;?#35299;决的事,就不费嘴皮子,凡是能?#20204;?#35299;决的事,就不讲大道理,凡是用理讲得通的事,就不用法?#23665;?#20915;……这只是一个例子。市里有什么搞试点的事,像房?#38590;健?#21307;?#38590;健?#25215;包制呀,都愿找于桂亭,他?#19994;?#36131;,敢挑担子,说到做到……话又说回来了,能耐人都有脾气,对这样的干部,咱们得多爱护,多担待……他这两年,想改制改不了,过去的法对人们也不大管用了,企业越做越难,多体谅他吧……”
  “老领导,谢谢你,你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老于是个人才,你放心吧,事过去了……”
  8,握手言和,情意越“打”越厚
  过了两天,李市长给于桂亭打电话了:老于呀,是我上你那去呀,还是你上我办公室呀?
  于桂亭说,我上你办公室。
  一见面,李市长就说,老于啊,别那么大脾气,不管怎么说,他也是副市长呀。
  于桂亭说,市长,我能理解,?#20063;?#36766;职,我必须得听他的,也得听你的……我辞职了,我谁的也不听了……
  李市长又劝了劝,?#20174;?#26690;亭不拧劲儿了,说,我把王副市长喊过来吧。
  于桂亭其实是个处事特别圆润的人,虽然脾气上来,跟谁也敢耍,但是懂人情,知事理,该低头的时候低头,该受屈的时候受屈……在适当的时候,打出的拳头也会轻轻收回来。
  李市长亲自解疙瘩,他也该让就让了。
  王副市长一进门,看到于桂亭,上去就把他搂住了,于桂亭也把他搂住了。
  王副市长?#21834;?#32769;兄?#20445;?#20110;桂亭?#23567;襖系堋保?#20004;人亲热得恨不能摔个跤,一场误会?#24067;?#21270;为乌有……
  于桂亭说,?#31995;埽?#25105;没文化,大老粗一个,你别跟我上一赁(论),你要跟我上一赁,累死你……?#20540;埽?#20320;是我?#20540;埽?#20320;永远是我?#20540;堋?#20110;桂亭话里有话,你在我面前,永远是?#20540;埽?#21035;摆领导架子)
  王副市长说,大哥,你是我大哥,你这个大哥我交定了。
  几句话,一切都解了。
  “市长,你忙,就不打扰你了。你上班,我也上班去……”
  于桂亭上班去了。
  要不说“不打不成交”呢,王副市长和于桂亭这么一掰?#21486;?#21453;而关系更近一层。
  后来王副市长调任北京任职,调任?#19981;?#30465;政府任职,一路高升,一直和于桂亭保持着联系,时不时发个短信问候“大哥?#20445;?#20107;实证明,嘛样的领?#32423;?#26381;气干事的人)。
  于桂亭主管东塑的三十几年里,多少次吵吵过“不干了?#20445;?#20294;是真给市长写辞职报告,这是唯一的一次。
  有人会问,?#20174;?#26690;亭这些事,有意义吗?
  只能说,如果你觉得没意义,那就说明你还没看懂于桂亭的“艺术人生”。
  这件事,很好地体现了于桂亭性格和管理的几个方面,有大意义所在。
  一、他的性格特色显露无?#29275;?#20182;爱护弱小反?#35895;ㄊ疲?#21681;论?#20540;?#21733;们情义行,你别拿权势逼我。
  二、关键时刻?#21543;?#24471;”。他那?#23567;吧?#24471;一身剐,敢把?#23454;?#25289;下马”。在一些人眼里,一厂之长也是个官,是可以捞好处的职位,为了保官位不惜曲意逢迎。于桂亭?#33633;?#23601;辞,说舍就舍,不怕真舍,所以做事有底气,?#21543;?#24471;起腰杆”。
  三、“?#32929;稀?#20063;是他的处事艺术。有好些时候,你要逮住理,敢“?#32929;稀保?#20063;得民心——于桂亭明白,你要想服人,不能欺软怕硬。斗争与妥协,求全与退让,一来一往,不但可以增加彼此的了解,无形之中还震慑?#21543;?#36793;的人”——于桂亭?#20960;?#36319;市长叫劲,咱惹不起,从了吧——身边那些不服气的,在企业里不听招呼的,时不时想乍翅的,都不敢跟于桂亭“过?#23567;?#20102;。
  于桂亭为什么会在企业里形成“呼风唤雨”的?#32622;媯?#36319;这些事有很大关系——他管得了老实人,他也治得了那些不着调的人。
  老?#31561;司?#20182;,不老实的怕他,甚?#33080;?#25308;他,他的领袖风范就是这?#25139;?#25104;的……
  你要不服气,你去跟市长甩甩脸子!嘿,服吧。
  9,白吃白喝的混子来了——于桂亭忍着气伺候着
  为了生存,东塑办起了第三产业,其中就有一个金龙饭店。
  饭店一开,于桂亭的日子就不?#37319;?#20102;。
  话说开业时,于桂亭遍撒英雄帖,党政机关、工商税务、企业同道……大邀宾朋。
  开业第一天,人来人往,从中午请到晚上,一共请了几十桌。
  到了晚上,人基本散了,人们已开?#38469;?#25342;家什,准备打?#21462;?/div>
  于桂亭忙了一天,此刻和饭店人员一起,终于坐下来,吃点东西了。
  就在这时,一伙“特殊人物”上门了。
  于桂亭看了一眼,就明白来者不?#21860;?/div>
  为啥呢,一是正常人一般不会这么晚上门吃饭,再一个,这六七个人,敞着怀,斜着眼,走路大摇大摆,一进门踢?#39318;优?#26885;子,就带着点“老子谁也不?#38534;?#30340;?#20063;?#21170;儿。
  于桂亭不怕事,也不惹事,尤其是饭店开张第一天,更不愿招惹是?#24688;?/div>
  他赶忙走过去招呼,?#26696;?#20799;几个吃饭呀。”
  “不吃?#32929;?#20320;这来干嘛!”一个刀疤?#36710;?#23567;子挺冲,张口就噎人。
  于桂亭也没恼,一边招呼服务员沏茶倒水,一边说,先坐下吧,菜马上上来。今儿个我请客,吃多少喝多少都算我的账上。
  几个人大模大样地坐下来了,嘴里嚷嚷着,上最好的?#32781;?#35201;最好的酒。
  服务员拿过来一瓶汾酒,于桂亭一瞪眼:换茅台,今儿个我请哥几个?#35753;?#21488;。
  菜上来,于桂亭客客气气敬了一杯酒。
  这几个一边?#38498;?#19968;边“白?#21834;薄?/div>
  有的说,咱想上哪吃去就上哪儿吃,谁?#20063;蝗贸裕?#23601;砸了他……
  那个说,咱哥们吃了这家,就是?#26377;?#21326;?#33539;?#22836;吃到西头了,咱这?#23567;?#30333;吃一条街”……
  那几年,地面不?#26448;?#27835;安不好,小痞?#26377;?#28151;子结伙晃荡,在?#32622;?#19978;说打就打,说砸就砸,商?#19994;?#38138;怕惹事,?#32423;?#30528;走。这几个小混混大概也是沧州有名头的,经常白吃白喝,店家敢怒不?#24050;裕?#24453;一抹嘴走时还弯腰打躬陪笑?#22330;?#20182;们从火车?#22659;?#36215;,一路向西吃,金龙饭店是最西面的饭店,所以扬言,吃了今儿个就是?#21592;?#19968;条街了……
  于桂亭伺候着,听他们白白话话心里就窜火苗。
  都他妈什么东西,白吃白?#26085;淌破?#20154;,人们都怕你们,我可不?#38534;?#20170;儿个刚开业先让你们一回,别?#26725;?#20102;于大爷……
  于桂亭正使劲忍着,忽然听到小混子们说大哥如何如何,还提到了一个?#23567;?#26576;某通”的名字。什么咱大哥才叫厉害呢,什么大哥在检察?#28023;?#37027;也是人物……
  于桂亭一听差点气乐了,那个“某某通”跟他住得不远,有空时就凑在一块打麻将,没想到原来是这伙小痞子的“大哥”。
  “真是碰上茬儿了,我?#23186;萄到?#35757;这几个小子,今个要叫这几个兔崽子知道知道,我是他们‘大哥’的大哥……。”
  于桂亭一使眼色,说,老杨,给“某某通”打电话,叫他跑?#28966;?#26469;……
  一听说于桂亭招呼,“某某通”急风似火地到了。
  那真是跑步的速度。
  一进门,于桂亭说,?#31995;埽?#20320;的人在我这吃?#40723;兀?#20320;跟他们说,我有什么?#20889;?#19981;周的地方,请他们多包涵……
  “某某通”跟于桂亭很熟,平时围着于桂亭大哥长大哥短,佩服得不得了,一听于桂亭的话头,知道于桂亭带着气了。
  吃?#38498;群?#30340;小痞子一看“大哥”来了,立马站了起来,恭恭敬敬问好,早没了刚才的气焰。
  “某某通”一招手,你们几个,跟我过来一下……几个小痞子乖乖地跟他走进了雅间。
  里面说什么,外面的人没听见,但听见了响起的劈劈啪啪扇耳光的声音……
  一会儿几个人垂着头出来了,走到于桂亭面前,说,大哥,我们错了,我们不是人,您别生气,我们这就走……
  “某某通”一瞪眼,鼻子里哼了一声,?#26696;?#25105;滚……”
  几个小痞子灰溜溜地走了。
  10,人不犯我,?#20063;?#29359;人,于桂亭一霎时剑眉?#25925;?/div>
  这天,市委书记?#36234;?#38094;上东塑来了,见到于桂亭就开始嘬牙花。
  原来,前不久,他和外商在方圆宾馆里说事,正在大厅里喝茶,一个啤酒瓶子?#29677;病?#23601;从?#33539;?#19978;飞过去了,一下子砸在了玻璃上,玻璃窗在身后哗就碎了一地……紧接着两个小青年从?#32771;?#37324;蹦出来,一路追赶着从碎掉的玻璃窗里蹿出去了……
  “你说说,光天化日之下,这些小痞子打架?#25918;埂?#36824;当着外商呢,把客人都吓一跳,你说这生意还怎么?#31119;?#36825;可怎么办呀……”
  于桂亭说,书记,小痞子们不治治,百?#23637;?#26085;子不痛快……我看你还是来一次?#25226;?#25171;”吧,这快要过年了,抓进去一批,平静平静,让老百?#23637;?#20010;?#37319;?#24180;……
  赵书记说,还真是个法,?#19968;?#21435;就布置。
  ?#25226;?#25171;”还没来,金龙饭店?#20174;?#26469;了一伙“横?#30149;?#29983;事。
  这伙人,为头的是一个胳膊上纹着“青龙”的小青年。他们进了雅间,吃?#38498;群齲?#30475;见端盘子的服务员长得不错,开始说话调笑,闹腾着就把屋门锁上了……服务员吓坏了,外面的工作人员看来的是一伙不三不四的人,也留着?#38590;?#24597;出事……一看他们把服务员关在里面,立即上前推门,推不开,一脚就踹了上去,这一踹,里面把门打开了……饭店人员把服务员拽出来,告诉小痞子们,吃饭可以,胡闹不?#23567;?#39277;店有规定,不许锁门……
  小痞子们胡作非为惯了,哪有人?#19968;?#20182;们的事,几个人横眉瞪眼?#37202;?#26469;,放下话:你们给大爷?#20063;?#30171;快,今天晚上盯着点……
  饭店经理赶快把这事汇报给了于桂亭。
  于桂亭一听经过,心头无名火起。
  他剑眉?#25925;?#21676;碎钢牙。“看来总是躲事不是办法,饭店要总是有小痞子们祸祸,生意也甭想做了。”
  罢,罢,罢,人不犯我,?#20063;?#29359;人,他们?#20063;?#20799;,就别怪?#20063;?#23458;气了……
  于桂亭记忆里挨过两次打。一?#38382;?#29702;发社里,?#30422;?#36409;了他一脚,这一次打让他记住了:?#26696;?#27963;一定要认真”。
  第二?#38382;?#22312;澡堂子里,他涨工资了,挨了同事的揍。那次打让他发誓:一?#27815;?#19981;做欺软怕硬的事……
  但这两次挨打,也让他明白了一个理——“打”能让人肉疼,也能让人长记性。
  该忍的忍了,该让的让了,该敬的敬了,还是躲不开江湖上的腥风。
  那就打吧。
  生死由命。我于桂亭绝不做孬种。
  他身上流淌的无所畏惧和勇猛强悍的军人血?#28023;?#22312;这一刻里暴露无?#25319;?/div>
  在没有办法的时刻,他宁可选择“?#21592;?#21046;暴,以强对强?#20445;?#20063;不愿低头退缩。
  我要让世界知道,我于桂亭就是刀架在脖子上,眼睛也不会眨一下。
  那年月,小混混们在社会上要保护费的事,时有发生。小混混们到企业来,于桂亭好吃好喝好?#20889;?#19968;?#27604;?#30528;,今天是?#28393;?#20303;了。
  “为了企业的长治?#20882;玻?#25105;要好好教?#21040;?#35757;这些王?#35828;啊!?#20110;桂亭攥紧了拳头。
  风气不正,痞子横?#23567;?#36825;些小痞子抓了放,放了抓,只要进去过一次,出?#26149;?#23601;到处“横?#30149;保?#36825;坐监狱,不但不丢人,反而就像给他们盖了戳,成了他们身上?#38590;?#31456;,凡人都得躲着他们走……“老百姓怕他们,我可不?#38534;?#20182;要敢来,我就揍他们……”于桂亭早恨得?#26639;?#30162;痒了。
  “把饭店管事的都叫来,把保卫科的人叫来……今个咱们预备着,他们要敢来闹事,咱们就教?#21040;?#35757;这些小痞子!”于桂亭下令了。
  “他们好说好道,咱们就忍了,他们要动手,咱们就跟他打……记住,第一、咱们不先动手;第二、别往?#26469;?#25171;,打得他肉疼就行;第三、万一有什么事,我担着……我要真进了监狱,大伙给我送个窝头,我就感激不尽了,要是能送个烧鸡,那就更好了……”这时候他还不忘开玩笑。
  “我这好歹也是个国家二级企业,我也是全国劳模,敢上我这祸祸,今儿个?#24515;?#30693;?#35272;?#23376;的厉害……老虎不发威,你当它是病猫……我改不了制,企业没活路,?#19968;?#36523;难受,我也不想这么轻如鸿毛地活着……打吧,我进了监狱就轻松了。人?#19994;?#20010;官,说祖坟上冒了青烟,我这个厂长,祖上缺了八?#27815;?#38452;才干上的……今天?#24515;?#20204;知道,于大爷也是不怕死的人……”
  这天下班,于桂亭没回家。他让保卫科把?#40723;?#20102;上来。
  “谁要敢来祸祸企业,我们就跟他拼了。”于桂亭望着渐渐黑下来的天,心中一团激愤。
  11,啪!啪!两声清脆的?#32929;?#21709;彻夜空
  于桂亭的办公楼,就在新华路北侧。
  金龙饭店,就在新华路南侧。
  两个楼几乎正对着,于桂亭坐在办公室里,金龙饭店门外的情况正看个满眼。
  入夜了,马路?#35762;?#30340;路灯发出晕红的光。金龙饭店门口客人出出进进,与平时没有什?#25139;?#26679;。
  于桂亭站在窗前,抽着烟,想着心事。
  十年前,他和妻子吵架,妻子负气回娘家,他说啥也不去?#23567;?#37027;时他就明白了一件事?#20309;?#20102;企业,我是连家也可以不要了。
  今天,小痞?#21191;怕?#19978;门生事,他怒火中烧,奋起还击,他又想明白了一件事?#20309;?#20102;企业,我是连命也可以豁出去了。
  办公室里寂静无声,只有他的喘息声。
  他?#27815;?#26395;着窗外,那里是他遥控的战场。
  一场战斗即将来临。
  ?#32929;釗司?#20102;,饭店准备打烊了,一伙人闯进了金龙饭店。
  小痞子们纠集了十几人,有的手拿棍棒,有的手拿片?#21486;?#36827;饭店就开始打?#25671;?/div>
  饭店里的人们早有准备,他们有的拿着铁锨,有的拿着烧火棍,有的拿着?#35828;叮?#36814;头痛击……
  冲进饭店的小痞子们被工人们揍了出来……
  路灯?#20301;疲?#20154;影晃动。
  于桂亭能清晰地看到,棍棒和片刀挥动的姿?#30130;?#20063;能分辨得出是哪一方占了上风……
  给我打,?#24515;?#20204;白吃一条街……
  给我打,?#24515;?#20204;到处“横?#30149;薄?/div>
  给我打,?#24515;?#20204;收“保护?#36873;薄?/div>
  给我打,?#24515;?#20204;欺负老实人……
  每一个英雄的内心都藏着一只野兽。
  这一刻,野兽窜出了他的身体……
  每一个好汉的内心都流?#39318;?#28909;血和狼奶。
  这一刻,狼奶在他身体里?#21152;俊?/div>
  某个街角飘来《上海滩》熟悉的旋律——
  浪奔浪流,
  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,
  ?#36291;?#20102;世间事,
  混作滔滔一片潮流,
  是喜是愁,
  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,
  成功失败,
  浪里看不出有未有……
  ……
  歌声缭绕下,黑影里的于桂亭双眼炯炯,气势逼人。
  这一刻,他的江湖气质、勇者风范尽露无?#25319;?/div>
  他一眼不眨地观察着战局,他的身体里有着从未有过的亢奋……
  他在心里大叫,给我打,打,打,打……
  有人哭爹喊娘,有人抱头鼠窜,有人倒下……
  于桂亭举起枪,冲着窗外,扣动了扳击……
  ?#23613;?/div>
  ?#23613;?/div>
  两声清脆的?#32929;?#21709;彻夜空。
  睡梦中的人们惊恐地睁大了眼睛。
  警车尖厉的声音呼啸而来……
  救护车的声音划破夜空……
  12, 我要求抓人,于桂亭发威了
  这一仗,双方互有皮肉?#32781;?#20294;都不?#29616;亍?/div>
  小痞子们都怕死,一看有人横,他们不敢横了。
  小痞子们知道闹的动静大了,当夜作鸟兽散,受伤的也没敢在沧州住?#28023;?#36830;夜去了天津……
  当时没证没据,公安局也未抓住闹事者,事情就不了了之。
  但听见于桂亭打仗的人们,各怀说法,流?#36816;?#36215;。
  也有好心人劝他,老于,别得罪人太狠了,当心走夜道有人拍你砖头……
  于桂亭眼一眯,眉一扬,嘿嘿一笑:我这一?#27815;櫻?#23601;一直在找那个拍我砖头的人……拍死我,我是烈士,他得坐监狱,他们比我懂法……我要死了,永远轻省了……但是,我相信邪不压正……
  于桂亭那也是“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的”的人。
  事情还没有完。
  这天,一位相熟的省领导来了,于桂亭陪着,在金龙饭店吃过晚饭,又上到二楼歌厅去唱歌。
  于桂亭一?#27815;?#19981;唱歌不跳舞,听见唱歌就头疼,?#21271;?#19977;年多,连《我是一个兵?#33539;?#27809;学会。领导来了,他?#27815;?#22836;皮陪着去,去时?#37027;?#22065;咐司机,过三五分钟,你就给我打电话,说有急事,我借故出来……
  过了一小会儿,于桂亭的电?#29100;?#21709;了。他跟省领导打了个招呼,就走了出来。
  刚走到楼梯拐角,就听楼下传来厮打声……于桂亭三步二步就蹿出去了……
  跑下楼梯,就看见两个人扭打在一起,一个是饭店的职工,另一个不认?#21486;?#19968;看就是社会上的小青年……
  原来,那群闹事者把仇记在了饭店身上,其中一个绰号?#23567;?#38738;龙”的小青年,在外地游荡一阵,回沧州后越想越憋气,找个晚上又到歌厅来闹事了……
  于桂亭一看自个的职工挨打,就急了,蹿上去一把就抓住了小青年的脖领子,刺啦一声,衣服就破了……
  小痞子一看来人了,飞身往外跑……
  于桂亭在后面追,一前一后?#22242;?#20986;了门……
  门口有一辆车停着,“青龙”拉开车门就跳了上去。
  于桂亭慢一步,追出来时“青龙”已上车,车正启动,要抓他已不可能……
  于桂亭是军人出身,身手?#23186;藎?#27492;刻浑身又燃着仇恨的火焰,?#30446;?#25918;过。
  他?#30171;?#19968;步就抓住了汽车后牌照,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到了手上……
  车往前开,他双膀往后用劲,嘭,车牌照生生让他拽下来了……
  双?#21482;?#36771;辣地疼,血刷就流下来了,也顾不得了。
  于桂亭这回不肯轻?#36861;?#36807;了。
  以前要抓人,没证没据不好抓,现在好了,这车牌照就是证据……
  他叫过办公室主任来,命令:立即把这车牌送到市委书记家里去……
  他拨通了市委书记的电话,把来龙去脉一说,只有一句话,必须抓人!
  市委书记连夜给公安部门打电话:抓人。
  公安部门连夜开会,于桂亭参加,他说,我配合公安工作,要车我出车,要人我出人……
  公安部门?#31243;?#25720;瓜,一个多月后,将“青龙?#24330;?#20303;了……
  13,于老大,我服了!——从?#31169;?#28246;人?#21860;?#20110;老大”
  这天,于桂亭?#24895;?#21496;机小刘,买东西去,跟我去看个人。
  东西买来了,小刘问,于厂长,上哪去?
  上看守所,去看“青龙”。
  小刘张大了嘴,说,?#21486;?#21435;看那行(hang)子?……
  小刘给于桂亭开车多年,很明白给领导当司机的规矩,一切听命,“知道的不说,不知道的不问”。
  他打着闷葫芦,?#21202;?#20110;桂亭的?#24895;?#25226;车开到了关押“青龙”的看守所。
  “青龙”是社会闲散人员,打架?#25918;梗?#26089;已多次“进宫?#20445;?#36830;家人都恨得牙痒痒,把他扫地出门……这?#30031;?#20107;进看守所,别?#23548;?#20154;,连个朋友也没人来看……
  没想到,这时候于桂亭来了。
  于桂亭不但带来了一大堆东西,还和颜悦色跟他说了一大堆话,又是关心他的生活,又是教导他好好做人……
  “你还年轻,一?#27815;?#19981;能就这样毁了……你出来了,找个活干……有什么困难,就来找我……好好做人,成家立业……等你结婚的时候,我去喝你?#21335;?#37202;……”
  “青龙”误入社会歧途,流荡市井,早已是单位?#28796;?#23478;庭放弃、?#30528;?#21388;弃,哪有人真正关心过。但他也明白人心冷暖,懂得世情好歹,上?#25991;?#20107;,他自以为公安局里有盟?#32844;?#24351;,避过风头也就没事了,没想到等他在外面转了一圈回来,还是栽在了于桂亭手上……
  他没想到,原本是“仇人”的于桂亭,还能来看他,他也没想到,人家堂堂的厂长,还这?#26149;?#39068;悦色地跟他讲道理。
  于桂亭的“探望”让“青龙”挺受触动……平时他自以为威风八面,人?#21496;?#24597;,现在他被打服了,也被软化了,“以前听你的大名,心里不服,就想跟你较较劲儿,现在,我服了,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大,我听大哥你的,走正道……”于桂亭离开时,鼻孔朝天的“青龙”低头了。
  回来的路上,小刘还是?#28393;?#20303;了,说,厂长,你还看这种人,他是罪有应得……我真是理解不了。
  “小刘,咱们打?#28393;?#26159;目的,打是为了不打,战斗是为了和平,明白不?”
  小刘一?#36225;?#28982;。
  ?#21834;?#26377;些人,你关他十年八年也不见得改,法律也不是万能的,反而是有些人出?#26149;?#26356;是破罐破摔……咱们要能感化他,也是给他一条生路,也是为社会做贡?#20303;?#20182;要是这么下去,这一?#27815;?#30495;就毁了……”
  小刘心说,您说的这些我也不大明白,反正您连罪犯都看得起,反正您做事就是跟人不一样……
  这就?#20889;?#20107;的艺术。这就叫包罗万象的胸?#22330;?/div>
  于桂亭处事,有时以情服人,有时以理服人,有时?#28020;?#25171;”服人……对于有些人,你为他好他不知感恩,你忍让退却他更飞扬?#21709;瑁?#37027;就用棍棒“?#36867;薄?#19981;管什么法儿,他?#23186;?#20154;“服”。
  于桂亭生死不怕,数打成名,从?#31169;?#28246;立腕,人?#21860;?#20110;老大”。
  这在企业厂长里,也算是独一号吧。
  不过,“打”成就了他的威名,也让他有了“恶(ne)”名。
  争议从此而生。
  有一次,一位朋友跟他开玩笑,说,老于,你知道你有多厉害吗?
  有多厉害?
  俺们邻居有个孩子,老爱哭,一哭,他家大?#21496;拖?#21804;他,说,孩子,别哭,于桂亭来了——孩子一听,立马吓得不敢哭了……
  于桂亭朗声大笑。“好,好,我连孩子都能吓唬了。”
  ……
  ( 二十年后,一个小姑娘大学毕业,到东塑上班。有一次,奶奶问他,孙女,你在哪上班?#29275;?#23385;女说,我在东塑。
  奶奶耳背了,说,?#21486;?#19996;塑?东塑有个什么桂亭,可是个大恶人……
  孙女听了笑?#20204;把?#21518;合,?#29677;拧?#21834;”着出了?#39056;牛?#22905;心说,奶奶啊,?#36710;?#32769;板就是于桂亭?#21486;?#20474;们老板是天下第一号的好老板……)
皇家马德里足球俱乐部是谁的
赛车冠军输钱买法 内蒙古11选五开奖技巧 韩国房价历史走势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为什么冰球 突破一直输 一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 大乐透7十4多少钱一注 快乐8有没有诈骗 新时时彩二星选号工具 tbplay618通宝 机选七位数一注 新疆时时时间表 ag捕鱼王3d二维码 北京赛查询 山东电脑福利彩票开奖 广东时时网站注册